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1.2

首更微博@墨铭炎玦。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水仙】旧宅-01
雨下了好久。
他就躲在凉亭里。
眼见得是细密的雨幕,即便闭上眼不去看也无法过滤掉淅淅沥沥的雨声。池塘里似乎还应该有雨打醉荷的声音,然后荷花就不停的被雨滴压弯,就像那一低头的娇羞一样。也许雨滴又汇集成了细密的水摊,像银色的流体,忽然在某一刻倾泻成波。
但是没有。
这雨打荷的美景,不过是他的想象。
这是座荒废的庭院。大概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了,某座大户人家的住宅。
他不肯去屋里。即便是为了避雨不得已的,他也不愿意。擅闯别人家是不太好的。于是他只肯待在凉亭里,即便在这里被雨困住的,只有他一个。没人会对他进不进别人家大屋的行为多加评论。
他觉得似乎这个池子里就应该有荷花的。有人应该在桥下看他。笑的很开朗,很温暖。然后他看回去,两人的眉眼在夏日的天光和醉人的香气中晕染开来。
但他不记得那是谁,又是在什么时候。
他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这独自的平静很快被人打破了。
某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冲了进来,是一男一女,男的留着当下年轻小生常用的蓬松发型,却带着有些呆板的眼镜。女的梳着干练的短发,眼中是犀利的光。看起来是典型的肉食女和草食男啊。
“雨真大!”男的说到“你也是来找方家的秘密的嘛?”
“别随随便便的和人搭讪。”女的在一旁提醒说。
“无所谓啦。反正现在这个点来到这个方家村的大多数都是为内个来的。”
“秘密?”
“嗯?!难道你不是为这个来的?”
他摇摇头。男人的脸上现出了后悔的神情。
“算了。你来到这里,怕也不是什么寻常人。普通人那会来这个鬼地方。”男人这次小心翼翼的和女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是得到了她的许可,才介绍自己说:“我叫方天大。是这个村子的幸存者。她是司徒无情,我的未婚妻。”
他看向这两人。
“你呢?”对方催促他的答案。
“我叫。。。方天谬。”
对面的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气,仿佛他的名字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同时,他喃喃的说了什么。
天空一声惊雷。紧接着,明亮的闪电刺破了暗黑的苍穹,仿佛那一刻什么怪物在窥视人间。
那电光间,方天大的脸白的吓人。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02
方天大脸上的惊讶并未消去。
他和无情相视一眼,无情似乎要说什么,急着去拉他的手。但方天大又挣脱了。
“只是巧合罢了。”方天大只对无情说了这么一句,便回身问他“打雷了。和我们进屋去吧?这里年久失修,连个避雷针都没有。”
方天谬点点头。
方天大拉着他进了这所旧居的大屋。房间里老旧的雕花木桌上满是灰尘,藤椅了腐烂的碎了,已是不能坐人。方天大点了只火折子,把屋里的油灯点了。
“你常来。”方天谬出声说到,用的是坚定不移的陈述句。
“怎么会呢,灰尘都积了这么多的。”
“是啊。但老屋子里这么多年的油灯都烧不完的?”
“。。。”方天大的眼睛盯着烛光出神。烛光偶尔摇曳,他的影子映在斑驳了墙纸的惨败墙面上也弯弯曲曲的,看起来张牙舞爪。“我偶尔来添。”
“为什么要添?你们有事吗?常来这里?”
“这家的人对我有恩。”
方天谬点点头。再谈下去,方天大怕是要恼了。他现在脸上已显现出抗拒的神情来。
他转而观察这间屋子,这间他刚才独自避雨时不肯进来的屋子。
屋子同它的外观一样破旧。是典型的民国旧居,除了方天大常添的油灯有点现实感以外,其他地方都像是电影里的布景,可以出现在上世纪的黑白片里,或者是某种诡异的游戏里。
“这家人姓什么?”
“当然是姓方。”无情说到。方天大不知去了哪里。“这里是方家村,个个都姓方。”
“那叫什么?”
“这间宅子是过去远近闻名的一个女强人家的。丈夫走得早,自己一个养活一家人,还开了商行,又有身手,很了不起的,人家都敬她一句方十三娘,方家村里没人不给他们面子。”
“然后呢?”
“然后?再强的人也有生老病死的内一天。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白骨都烂了几分。”
“没留后?”
“没有。”无情回答的很干脆,不像撒谎的样子。
但方天谬觉得不对。他觉得方十三娘这名字好熟悉,这间宅子也好熟悉,他家应该有个儿子。
但内个孩子应该叫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还是他的错觉?
他连自己是谁,从哪里来都不记得。脑海中只在方天大问他时模模糊糊的出现了方天谬这三个字眼,但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而来,怎么出现在这宅子附近的,通通想不起来了。
“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我收拾了间屋子给你。村里人少,家家屋里都没有空地。只能委屈你了。”方天大回来了,手里提着盏新油灯,显然是刚才去给他收拾了某件屋子。
反正他也不介意自己睡哪里。他现在只想好好想想自己的脑袋里还有些什么。
他礼貌的道谢并接过油灯,目送方天大和无情离开方宅。
对方顶着雨离开了,背影没多久就消失在雨幕中。
顶着雨也要来这宅子里,真是够奇怪的。
他接下来打算好好探探这所宅子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