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方谬神探/方天谬水仙】黑因-02

☆也挺佩服我自己的,方谬神探还没补到黑谬出场就在这里扯。如果哪里原作设定搞错了记得告诉我。以及围脖 @墨铭炎玦,欢迎蜜饯来玩。
☆本章傻子谬攻气注意!两人互撩注意!
☆依旧娱乐,勿上升演员高度。

世间求不可得的东西总是很多。比如他身边内些因花非花而死得人,还有因他自己而死的人。
该发生的大概总是要发生的。他一直觉得花非花是某天突然出现的,就像天降横祸这个词所描述的一样。
直到最近在梦中和另外一个自己聊的频繁了,有些事情才慢慢明白,原来当年发生无头夜叉案的时候,那时教了寡妇用钢丝杀人的人就是花非花。
另外一个自己只斜斜撇了一眼自己傻楞的表情就不再说话。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
另一个自己如此说。
方天谬觉得这话没错。
可遇不可求,让人难过的事情太多了。大概人只有这么觉得,才会心里好过一点。他现在每年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给无量阿头烧纸,给笑佛,给两个好兄弟。其实家里的人大概也都是知道他的行踪的,不然他们怎么会放任傻子谬自己瞎跑呢?
【你说人个个都说命中注定,是为了给自己点安慰吗?】
【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自己没脑子相通,就只好找个借口来找到解释罢了。】
【那你说我遇到你算不算命中注定呢?】
自己的半身看了过来。方天谬继续说【如果我没去探案的话,我就不会发烧,我不发烧的话,就不会遇见你了。可是如果我不发烧的话,一定会被当成凶手被村民打死的吧。所以那时候的我,只有两条路。要么是遇见你,要么被人打死。】
空气中太过安静。方天谬盯着内扇梦里的铁窗,栏杆中射进的微光照亮的地方形成了浅浅的光柱,空气中的灰尘正缓缓移动。
【谬论。】良久,对方才回到。
【我和你的名字本来就叫方天谬,说点谬论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哼。】
方天谬走到了半身的面前。他很认真的把对方嘴中的烟抽下来,问他:
【那你同不同意这个谬论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过进了。方天谬还特地把对方的西装帽向上推了推,使得对方的眼睛无处可逃。每次他有事问他,他总是眼睑半合,来避开他的目光,或者干脆把眼睛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之中。
【我同意。】对方忽然笑了,而且笑意盈盈,和之前对老婆仔装出来的柔情完全不同,看起来是真心实意的。
【哦。】
命中注定的事情也可以有很多。但承认不承认,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