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张卫健/许志安】liar.

☆朋友的梗。dk在两岸三地的综艺风格总是不一样呢,大陆严肃,香港贱萌,台湾乖巧。朋友说可以把这个当做人格梗来玩。有关于这个梗要怎么进行的灵感的朋友欢迎和我交流。
☆cp为安d,友情兄弟向,纯属娱乐,请勿认真。背景是72小时拍戏挤出档期的dk和安仔。

现在是傍晚,临水的晚风带来了些清凉。电话的扩音器忙音不断,最后自动断线。他刚刚进行完同张生的对话。对方在拍戏,很认真的在不算的远的北方打拼,昨晚问候时还在揣测着台词,问他某个包袱好不好笑。
【档期很忙的啊。】
最后他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同对方嘱咐了些什么,吃饭穿衣防冻防热,这十几年千篇一律的口吻,怕是连对方的母亲都要嫌烦。
自己的演唱会也没什么的吗。
张生去了北方打拼。他若是不去,怕是红馆一年当中的十场演唱会,一场必是许志安的,另一场,是张卫健的吧。大家都认识了这么久,也没必要老是来做自己演唱会的帮手。
他说服自己。凉风吹的他浑浑噩噩,凉风有信的台词,不知谁在说。北京的夜晚也冷吗?
香港好冷的。夜晚好冷的。
他回了家。对话的细节似乎都忘却了,只有他不来这个结果。
可他停不下来。脑子似乎是中了点病毒。他在拍什么,哪一场?内个包袱好笑吗?
不停的有工作人员来回的穿。有人扯了扯他的演唱服,粉扑笔刷在脸上游走。
直到演唱会前的那一小段时间,他说服自己。
演唱会开始了。
许志安还是内个许志安。
演唱会很顺利。他彻底的忘了张卫健不来的事。
最后一首歌了。
他开口,唱到第三句,听见了张卫健的声音。
我莫不是魔怔了。他回头,某人从升降台上走出来,同他一起唱,然后看见他眼波流转,就反客为主的喊停。
【我感觉今天的粉丝都是冲我来的嘛!】
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站上这个舞台?
【不过的,确实了,许志安是不知道我要来的。】他环住了他的脖子。【得啦,帮你跟观众解释清楚了。】
你不是说你不来的么?
张生拿出一直以来的流利语速,解释自己怎样的坚持72小时拍戏,只为了挤出一个晚上来好朋友的演唱会。
your liar.
他被骗了,然后又被在一个无法责怪与质问的舞台上听到答案的谜底。
毕竟另一个人的谎言想来是高明的,而他总是受着的。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