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寻秦记/盘龙】万味-01

☆各种小au随便更。作者学生狗,会考挺麻烦的,还有其他圈的文要更,大家体谅点,好说话w
☆依旧是冷圈南极考察,依旧是话痨且标题废的我。

01/一盒酥
这盒点心酥已经放了很久了。这是小陈给他的,里边有一块咬了一半的,其他的则都没有动过。据说这是家口碑很好的店,购买都要摇号排队的那种,小陈也是买了时候要讨女票的欢心,才顺便买了一盒来报答他的帮忙。
单从排队的苦难就可以看出这份点心作为一次举手之劳的工资是有些贵重的。但项少龙想来不是在这种小事上驻足踌躇得人。
于是他咬了一口。很好吃。
却也是很熟悉的味道。
如果不是他的秦朝之旅刚刚过去了一周的话,他大概已经忘了那宫殿中点心的滋味了。
可是他没有。
不然他也不会觉得这天杀的点心的味道简直和秦宫中的如出一辙。
方方正正的盒子上写的是漂亮的篆体,一盒酥。他把这东西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也有些害怕这挑挑拣拣的态度有些对不起送礼物的人,但他更害怕的是做这点心得人到底是谁。
退缩不是他的风格。即便是助纣为虐杀了许多乌家堡的家丁之时,他也不曾灰心放弃。为何又要为着一盒点心而退缩?
他去排队,终于轮到他时,他对伙计说,一盒酥。
伙计告诉他,一盒酥是他们店的招牌,购买是要预约的。毕竟所有的点心都是手工制作,为了保证质量,才不得不这么做。
后边的人有些不耐烦的催促。
项少龙问,从哪里可以见到你们的点心师傅?
我们不收学徒。
我不是来学艺的。我只是想看看他,能做出这样点心的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伙计最后还是成功的把他打发走了。后边排队的人露出有些鄙夷的目光来,他就顶着这些目光,缓慢的走出去。
一盒酥,一合酥。
其实他大概已经猜到这点心师傅会是谁了。那时雅夫人刚刚去时,他便差人给赵盘做了盒酥,府上的侍女确实心灵手巧,仅是靠着配方便做了出来。那时的秦朝以五谷为食,像这样偏近后世的东西也是他废了许多心思捣鼓出来的。
在赵盘身上,他也曾经是用过心的。
后来他把赵盘变成嬴政推入宫去,少年无数次低声的央求他带他离开。
但他只是模糊其词。
他说,一盒酥,一合酥,合便是天下统一,便是你我相聚。等你成了六国的霸主,我再来看你。
这盒酥是把枷锁,把赵盘锁在了咸阳。后来他也是吃过的,在狱中,奢侈得很。
赵盘下不了手杀他。
他却是痛痛快快的回来了。赵盘头戴冕冠,身着玄色衣袍,举手之间,裙角飞扬,端的是举世无双的皇帝的气质。他着的还是内身黄色的衣服,就看着赵盘从高楼上睥睨众生。
然后他的身形变模糊了。他看到赵盘不顾赵高的劝解极力的想冲过来,然后视线便也黑暗了。醒来时,面前的是李小超惊喜的脸,和秦朝时做过的梦完全不同,球形的保护罩很快就打开了,一群人上来和他拥抱,认识的,不认识的,面上都充满了喜悦。
而他自己顶着个古代的发髻,身上还是那套古装,在一群现代科学家的包围中,反而觉得自己是个被召唤过来的古人,而不是穿越回来的现代人。
那之后他见了许多人。明明没过去多久,却感觉已经不曾熟悉了。
他感觉自己被这个时代抛弃了。但他也不为秦朝所接纳。他在那个时代想做的想说的无一不受到历史的约束。
如果穿越过去的是内个绑架李小超的疯子的话,说不定他会不顾一切,赵盘还是无邪的纨绔子弟,然后历史改变了,内个混蛋会美滋滋的幻想内个五千年后的世界还有没有李小超坑人的股票。
他就这样坐在店门口的长凳上,默默的想着秦朝的事。他上一次就这么失魂落魄的坐在某个长凳上,还是青儿结婚的时候。
也许排队的队伍变少了。
项少龙不知怎么的,忽然就生出一种勇气。一种不顾一切破釜沉舟的勇气。或者说,疯狂。
他冲进店里,无视了因为他而歪曲的排队长龙,在一群人的谩骂声中,冲到了柜台前,问伙计。
【你们的点心师傅是不是叫赵盘?】
伙计摇了摇头,然后责怪他插队,又礼貌的请他排到末位去。
【那你们的点心师傅叫什么?】
【我叫赵正。】有个年轻人掀开帘子走了出来,那是张他日夜思念的脸。【这位先生,三番两次找我到底是为何呢?】
项少龙想要为自己的疯狂鼓鼓掌。

评论(2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