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汉尼拔/拔杯】midnight-01

☆新坑。我为什么要开那么多坑。以后干脆只写短篇好了。 灵感大概来自于最近看到飞起的生化实况。
☆深夜进入了某户废弃宅子寻找养女阿比盖尔的威尔的故事。【灵体汉x灵媒杯】
☆地图更改,角色关系改动,所以别问我为啥汉尼拔家的古堡坐落到了巴尔的摩郊区。

接到内通电话电话大概是一周前的故事。
电话内容听起来并不是很好,阿比盖尔的声音中夹杂的是无法掩盖的恐慌,配合着紊乱的呼吸,听起来像是她在一边奔跑来躲避谁的追捕一边向他求救一样。偶尔电话的背景音里还夹杂着水滴声,同时一切声音都变得更加清晰,显然是阿比盖尔正在穿越一个潮湿的通道。最后电流的杂音越来越大,直到电话录音戛然而止,他都没有再听到阿比盖尔说了什么。
还好威尔是个经验丰富的成年人。他立刻动用了为数不多的关系,找到了偶尔联系的好友阿娜拉女士,然后利用她们的信息网查到了电话的来源。那是巴尔的摩郊区的某栋废弃房屋,甚至和寂静岭一样上过美国恐怖网。他登记了失踪人口备案,嘱咐阿娜拉一旦有消息就通知自己,在那之后便立刻驾车前往内栋屋子。
这就是现在他站在这个荒凉之地的原因。
他向巴尔的摩提出了调查许可。阿娜拉本想给他一个特别探员的身份,但他拒绝了。他不想给朋友带来更多麻烦。
于是他只好别着从劳兹哪里骗来的记者证,站在这位严肃的警官面前。
【美国揭秘网,是吧?】
【是的。】
【如果不是内群旅游客可以给我们增加点收入的话,我压根不会放你进去。你需要的只是一些照片,不该动的别动,不该做的别做,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吧?】
威尔点点头,然后负责他的行程的警官把旅馆地址和钥匙递给了他。
内家旅馆看起来也不是很热闹。从窗户望去正可以看见密林中隐隐露出的塔尖。
如果有几只蝙蝠在就更有气氛了。
柜台后的老板是个黑人,身材粗壮,眉目有神,眼睛里蕴含的威严显示了他绝不平凡的身份。
“我是威尔格尔海姆。你好。”
“杰克克劳福德。你就是内个要进去探险的小伙子?”
“是的。我要去拍点照片。”
“奥拍照片?得了吧你的手虽然不抖,但那只是使用手枪练出来的。你恐怕连相机的光圈怎么调都不会。”
威尔紧紧的盯着这位店主。
“别那么看着我。也把你握紧的拳头放松吧。我不会去告诉镇长的。”
威尔的手稍微放松了。但他依旧没有松懈。
“你呢?你待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他们和我说,你是唯一一个来到这里居住的外地人。你从旧金山来,为什么要来?”
“我是为了我的妻子。”杰克从柜台后边走出来,做到了威尔对面的木椅上。很显然他这一举动是为了博取威尔的信任。“我在十年前,接到了自己的学生亚拉瑞姆的电话。她内阵子正在当美国恐怖网的记者实习生,而她选择的专题,”他指了指窗外,“就是这个破地方。然后,她失踪了。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总是接到她的电话,说她错了,她搞错了方向,我一开始对通话的内容很是不解,问了她们公司才知道她在发了一封关于这里的报道资料以后就辞职了。”
“辞职了?”
“是的。毕竟是实习生,他们也没有在意。”
“然后呢?”
“然后我开始调查内通电话。我查找了地址,定位在这里。我来过这里一次,一无所获。我也进过内座古堡,只在深处找到了一台电话,转盘的内种,拿起听筒来是亚拉瑞姆的哭泣声。我当时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就跑了出来。后来又不愿意放弃,就回到了旧金山继续调查。”
“你的妻子也出事了吗?”
杰克显然是苦笑了一下。“是的。她得了癌症。然后买了一张飞到巴尔的摩的机票。我想我大概是受到了内栋房子的诅咒,心爱的人都离我而去,我却连他们的尸体都找不到。”
“那这家店是怎么回事?”
“是一个意大利佬的。他也是来到了这里,失去了什么。显然,大概这家店就是留给每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的。他回到了意大利,临走时就告诉我,内栋房子里住的是不可打败的恶魔,然后店就留给了我。那之后,每一个想要到古堡得人,都会住进这家旅店。”
威尔点点头,他就内样坐在那里,盯着古堡的塔尖。阿比盖尔也许就在里边。他如此安慰自己。
“你又是失去了谁?”杰克问他。
“我还没有失去。”威尔如此回答。
杰克愣了一下,随即低低的笑起来,却没有说什么。他回到柜台给威尔倒了一杯水,然后上楼了。
一楼回归到了寂静。
其实杰克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懂。他当年也肯定在这里搜寻过无数次,然后无获而归。
但他依旧不想放弃。
他喝完了内杯水,然后走进了房间。在黑暗之中他缓慢的合眼。
一切尽在明天。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