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汉尼拔/拔杯】patina-01

☆口意刀剑连着出了四把和泉`_>`不是太想要重复的刀啊估计没法锻出爷爷了。
☆patina可以是个长篇。这是一个艺术馆馆长和雕塑家的故事。作者脑洞清奇,没有脑炎也犯病,一点雕塑知识也不知道,间歇型更新,没有大纲,可能出现各种结局。
☆拔杯属于彼此,ooc和学不会的微积分是我的。

当许多年后镇子上的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尊命名汉尼拔的雕塑的脸和馆长的如出一辙以后,他们只感觉到恐惧和庆幸。他们为过去生活中存在着一个如此可怕的恶魔而胆战心惊,也明白自己在看清其面目后不会再上当受骗的事实。
其实内个时候,馆长菲尔先生,或者说可怕的食人魔汉尼拔,已经不在这个小镇了。
现在,我们来讲讲那个被镇子上的人遗忘的雕塑家的故事。
他本来不是个雕塑家。
他以前的职业,到底是什么我也忘记了。内天在酒馆他大概是小声地讲过的,总之也是个不错的职业,能让他开心,至于到底是神父还是木匠又或者是其他的东西,都和他现在的故事无关了。
过去之中唯一有价值的回忆就是,他和汉尼拔以前是见过的。
那时候汉尼拔先生还不是一位馆长,他大概看起来像是个流浪的诗人,但过的日子却不是风餐露宿的。他偶尔把即兴构思的大作寄给出版社,偶尔邀请业界里的同行共进晚餐,独自一人时就呆在家里,用锋利的钢笔在横格之间用花体字写下但丁的诗篇。
他在文坛上是极负盛名的。他的生命中所蕴含的优雅,不单单体现在他家里内些漂亮的工艺品和书架上满满的存货。
而威尔也正因如此与他相识。
具体的过程却是不详的。从没人听过雕塑家谈起那段过往,仿佛那是一个被禁止的事物。我们只知道他是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汉尼拔,为朋友讨债而来。
汉尼拔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这样的欲望并不强烈,也不突出。人们只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完美,并因此猜测他追求过。这一点雕塑家也是承认的。
镇子的人也是。他作为艺术馆馆长,切实的为镇民们科普了各类的艺术,作为镇子的公民也落实了自己的义务,丢失了人的时候,他关切的目光与严谨的行事,使人感到镇定安心。
当然,如果不是前天他刚刚把内个倒霉蛋做成了晚餐的话就更好了。
雕塑家在这件事情暴露之前就不在了。如果他还待在这里的话,我们还可以和他一起在酒馆深刻的谈谈汉尼拔这种生物食人的习性到底是怎么养成的,以及他的看法。
可惜这只是个猜想。
事实上,人们对雕塑家的印象几乎为零。他来到镇上就是为了献上内个雕塑,然后,本就沉默寡言的他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如果不是后来汉尼拔主动离开的话,小镇可能还懵懂的活在食人魔欺骗的阴影之下。
小镇上的人都感到庆幸。
但只有我知道汉尼拔离开的理由。雕塑被搬运的时候我正在路旁,所雕刻的汉尼拔,正是雕塑家的无声的话语。
汉尼拔正是因此离去。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