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酒茨酒】反差。

红叶正说着昨天见到的趣闻,晴明则耐心的倾听。其实内些五光十色的珠宝,善心大发的山贼,吞云吐雾的小妖,阴阳师大多都是听过的。屋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的作响,偶尔斜下来的阳光把酒盏中的酒液照的通透。
恋爱的人都是如此吗?不顾一切的想把自己奉献给对方,丝毫不在意这卓热是否会灼伤彼此。
其实红叶的姿态他是见过的。
那白发的大妖明明可以另成一气,却选择待在他身边,永远都是低声下气的模样。
他当初是看中了红叶的什么呢?对了,是那舞姿。高傲。是那高傲。这种资质他在茨木面前看不到。也许许多年前是见过的,某个刚见世面的小子胆敢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勇气确实可嘉。
但那高傲他后来从没见过。
无论是相处也好,饮酒也好,甚至是求欢,都带着点小心翼翼。
他到底在怕什么啊。
他明白自己不满意些什么。别人眼里的茨木大概是强大的,且高傲。但茨木软弱的脆弱的一面只有自己可以看到。
他究竟是不满意些什么。
又或者说,他渴望些什么。
晴明是个合适的倾听者。他很认真的听你说,不时给出回复。这一点让鬼王也感叹。
但也只是倾听。他无法回应,也不曾回应红叶。
总会在这个下午的某时,等来外出的渊博雅,然后晴明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
恋爱的人是自私的。也是愚蠢的。想看到的,满心满眼都是他,装满了,就容不下别的。
【吾友,我回来啦!】
恋爱的人都是如此。
盲目,愚钝,却又能使人甜蜜。
【过来喝酒。】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