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overwatch/源藏/r76】线绳-01

☆又开新长篇,只管挖坑,挖坑不写大纲,脑洞似天大,不收快递不谈人生。
☆平行世界au。
☆人物属于暴雪爹,ooc全是我的。
☆高二学生狗,想更就更,有人看就不弃坑,诸位见谅。
☆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和我签订契约——【不】
☆欢迎点梗。自己有脑洞又不想写的话可以找我。评论好感+∞

【线和绳是递进关系。扯点有的没的,绳是线的未来,羁绊多了,线就成了绳,仿佛世界线收缩,都指向内个特定结局,所有的支线,都会成了一股。】

源氏走在路上。三月的樱花开着正欢,正是春意盎然的好时节。偶尔有樱花随着和煦的晨风洋洋洒洒的飞舞,却又神奇的落回了枝头。那是蝴蝶,源氏心想,就像某句有名的俳句似的。[1]
要是半藏来看到这景象的话,一定可以把内句俳句想出来的。
半藏是他的弓箭教师。其实两个人只是同学,平日里在弓箭社见多了,便熟悉了起来,几乎两个人所在班级的同学们都对源氏黏在半藏身后的这一景色见怪不怪。
源氏对半藏有一点特殊的依赖心理。算起来两个人算是同级,但源氏却对着半藏有着无限的仰慕之情。
大概是因为半藏多才又稳重,而他身边缺少这样细微又体贴的人的缘故。
人们总是会不自觉的寻找有才能的人并与之相处。
源氏也是如此。
但有一点使他烦恼。
他手里正握着老师给的通知。半藏家里有事,便早些归家了。而他正准备把这信函送去。
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拜访半藏的家。
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封邀请信。弓箭比赛,学校叫半藏这样优秀的人去也是正常。
为期一个月。意味着半藏要离开一个月。
这次拜访是一次煎熬。毫无疑问的。
半藏的家是古朴的和式住宅。
院子里还设有假山和水塘,进入庄重的刻着族徽的大门之后,沿着木质的小桥穿过高低不一的莲花从,便看到半藏在哪里跪坐着,旁边是冒着热气的茶,还有和果子。
有种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感觉。
他也过去安静的跪坐着。
半藏看了信函,低声说,我知道了。
他们两个人就内样静静坐着。源氏知道如果自己开口央求半藏,也许事情会改变也说不定。
但他却没开口,以他自己意识不到的原因。
屋檐下隐隐的阳光照耀着木质的建筑。他们就这样坐着,一同看着院子里的风景。屋檐下也许有风铃在叮咚作响,也许偶尔是竹筒倾斜时的脆响。水很清澈,大概是活水吧。那时有没有水流潺潺的响声,源氏忘了。
他也不知道那时自己在想些什么。仿佛是在关注这个庭院,回想时却什么细节也记不起来。
仿佛当时半藏捧茶啜饮时被热气氤氲的眉眼还历历在目,但源氏却不记得自己是何时转头看他的。
他只记得走时半藏和他在门口分别,他走过拐角,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了看半藏家。半藏还在门口,他便做贼心虚一般的快走起来。
那日在半藏家的一切都朦胧,都魂不守舍,都如梦一般。
但之后的一个月,他确实没见过半藏。
仿佛只有这个结果是真实的。

注[1]这句俳句出自英语高中人教课本里诗歌单元。我只知道英文,虽然英文翻译怪怪的但意境真的很美。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