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overwatch/源藏】碎骨。

☆情人节快乐。我也只有今天写文浪到飞起了。求半藏把我的作业射到远方。
☆人物属于暴雪,ooc是我的。
☆梗来自anjou太太。
☆欢迎点梗,淦完作业就写。以及评论来找我玩啊///

这本来应该是一次没那么严重的骨折。
他为了从内双手铐中解脱,折断了自己的大拇指。独狼显然也有不敌狗群的时候,特别是天杀的狗群不仅数量多还有些团结。
还好是左手。他把弓架在虎口上,箭矢离弦时手铐打在弓上发生沉闷的响声。他解决完了这群混蛋,拿到了手铐钥匙,然后垂着左手回家。
内个信任的诊所医生苦口婆心的劝他,说他的身体不能乱来,过去练习的强度太大,奔波的时候又没有均衡营养,这样下去迟早身体会垮掉。
他没听。以他的情况,想活着就要干活,干活就不可避免的会受伤。他已经不再是岛田家的少爷了,没人会关心他,除了自己。
烦人的医生只好给他开药。他拿着药膏回家。
人很好。就是烦了点。
然后半藏就体会到了身体力不从心的感觉。当内个混蛋挥舞着木棍横扫他下盘的时候,他本来是应该躲开的。
但他没能做到。他们只当他是找茬的,狠揍了一顿,于是他差点在垃圾堆里睡了一晚。
腿痛的要死。
糟糕透了。
他试图爬起来前往诊所,努力了很久才达成所愿。医生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包扎。
这不方便。
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没什么过多感触。死了是早晚的事,有效的完成任务反而才能让他活得久一点。
这确实不方便。射出的箭被一一躲开,奇怪的机械偶尔还射来两只飞镖。
瞧吧,他连搞定一个cos忍者的混蛋都做不到了。
但看到面甲下伤痕累累的脸时,他才开始庆幸这种力不从心。
那是源氏。
两个人又住到了一起。
相处的很平淡,仿佛他们分别的那几年不存在过一般。
然后,源氏问他,你的身手退步了。
疑问句,却是陈述的口气。
他沉默了许久,最后才说了一句,我已经三十七了。
他老了。这是没法质疑,更没法改变的事实。
这是两个人的悲哀。
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弟弟,却害怕不是再一次失去他,反而是自己先离开。
源氏对此也很心痛。他有些懊悔沉迷于仇恨的那些时日,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半藏?
骨折留下的碎骨,永远的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伴随不可避免的疼痛。
但那曾经也是他身体完好的一部分。只不过如今破碎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