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overwatch/源藏】你的37岁。

☆情人节快乐。
☆人物属于暴雪,ooc都是我的。
☆来自anjou太太的梗。
☆故事发生在源氏看见了半藏却还没发生花村重逢的时候,所以这真的不是刀。

这是他第37年的人生。
他告诉过自己很多次,既然决定了去做,就不要再抱怨。这话最早是父亲嘱托他们的。他也曾经以这话告诫过自己那不成器的弟弟。
这句话一直是他行事的标准。或者说,作为继承人的标准。他决定了脱离岛田家族,便不能再后悔。
即便是一个人孤身在外漂泊,也不能。
他向来是个自傲得人。却也不得不尽量避开内些烦人的混混喽啰。他不是惧怕。但奈何孤狼再勇,也会为狂吠的群狗所扰。
他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没必要去做内些隔三差五捣毁一个犯罪团伙的无名英雄。毕竟在雇佣的任务面前,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五分钟前他去便利店买酒。店家告诉他没有清酒。他看着柜台上剩下的伏特加和龙舌兰,最后只买了些面包。他沿着昏暗的巷子走回租住的公寓。
当初找房子的时候,这里并不是最便宜的地方,也不是性价比最高的地方。他愿意每个月从兜里多掏出一些钱,就是为了远处某家有钱人移植的樱花树。
他强迫自己,既然做了,就别后悔。
却忘了强迫自己,既然改变了,就别回忆过去。
买不到酒的时候,他总是想起花村那慈善的老爷子给他留的清酒。小时候大多是给父亲买的。后来父亲的手下总是献上好酒,但他还是习惯性的去买酒。那时唯一一次没买到酒,老爷子一脸歉意的说酒被二少爷买走了,他回到家,就看到有些醉的源氏坐在樱花树上,看到他带着怒意的脸也不惧怕,反倒是扔了喝了一半的酒壶给他。
他作为少主,给他献上美酒的人也不少。但回忆起少时喝过的清酒,却只记得那一次,杯盏中轻荡着花瓣,酒面反射出月亮的清辉,旁边的源氏喝醉了含糊不清的叫他,半藏,半藏。
他当时一定也是醉了。不然为什么没有纠正源氏的称呼呢?
又为什么没拒绝他的吻呢?
今天晚上没有酒了。远处的樱花树随着晚风轻轻摇曳。
睡吧,半藏。
他告诉自己。
他闭上了眼。
昏暗的巷子里,莹绿色的灯光一闪而过。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