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论破】date-last

☆很遗憾。这坑实在没人看,我也经历了从jojo到阴阳师到ow到汉尼拔的跳坑经历。所以这坑我弃了。虽说是弃,但总要给自己点交代,从开始写到现在只更了一堆杂七杂八的案子,根本对不起tag里的酒茨,黑白之类的标记。所以在这里把没来得及写的cp向片段都写了吧。如果有小伙伴说,我想看。那我就承您厚爱,继续写案子和内破什么劳子的开放性结局。大家觉得这文太烂没法看,那就过眼云烟,好聚好散。

☆黑白.本来设定的黑白是这样的:`_>`
校园设定的规则是出一起命案,开放一个区域。自从九命猫和第二个案子之后,大家都是好人,没有利益冲突,就不会再发生命案。但是黑羽为了见到弟弟,会怂恿某个人杀人。但是却被杀掉了。后来区域开放,两个地方的角色们终于见面。斐侜就遵循黑羽嘱托去问候月白,和他说了黑羽的事。
☆酒茨.
茨木知晓了整个校园背后的黑幕,自杀了,却伪装成他杀,还很难找出凶手的内种。他本来想让酒吞杀了自己,然后伪装。这样酒吞就可以出去。
看见了尸体的斐侜表示我一个非洲人要被你们这群家伙逼到绝望了,一个人跪在尸体面前。
酒吞说,来个人和本大爷出去找证据。
莹草就和他一起出去了。
出去以后,酒吞问,斐侜内样,你怎么不去安慰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内蠢小子对你的感情。
莹草说,现在这样子,谁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第二天。我不想他和你一样伤心。
酒吞没说话。
莹草说,你不是不搜查派的么,怎么你也要出来。
酒吞说,没内个必要。茨木不会被我以外的人杀掉。
莹草说,你倒是很确定。
酒吞说,他的事我都很确定。包括讨厌红叶也好,对我的感情也好,我都是知道的。假如不是这样,他也不至于从有稳定收入的酒吧出来和我一起卖唱。
莹草问,既然是两情相悦,你又为什么拒绝他?
酒吞说,因为我们不再是街边卖场的自由人了。媒体得眼睛向来都很尖,假如传出去天王酒吞是个gay,公司就会把我赶出去。
莹草说,所以你是害怕自己的地位收到威胁?
酒吞说,内样,我就只是个过气明星,而茨木会被公司分配给其他的歌手。
莹草没说话。
酒吞良久,才说,茨木只能是我的吉他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