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汉尼拔/拔杯】凝固

☆拔杯初试水。人物属于汉尼拔美剧,ooc都是我的。以及话痨预警。
☆目前看了S1,2以及部分采访。个人的一点小见解。
☆茶杯真可爱呜呜呜。人名全部采用中文翻译的叫法预警。
☆个人把汉尼拔里的鹿看作是作恶,或者说,杀人的代表。鹿人代表汉尼拔。

威尔格尔海姆是个喜欢平静的人。他向来就不太爱和人交流,甚至会主动去逃避他人的视线。仿佛那视线是一道心里测量者的测试题,又是审讯室刺眼的白炽灯,随时随地的有可能向世人宣告,威尔格尔海姆是个不折不扣的心理变态。
【我不是。】他这么告诉自己。却又害怕【确诊】的可能性。
【我只是单纯的孤独症。或者什么其他的。反正我不是。】他拒绝了一切陌生人的好友申请。
可惜他没法永久的待在内条只属于他的宁静河流里。杰克把他叫走了,然后当他回到河畔,一只黑色的牡鹿侵占了他的领地。也许不能称之为领地。
毕竟所属都是靠声明确立的,而不是单纯的拥有。
只不停对着自己说【我不是。】的威尔先生没有任何驱逐鹿侵犯领地的权利。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别人说【我不是。】的时候得不到肯定与支持的原因。
侵犯的不仅仅是鹿。鹿人渴望让河流流动起来。他渴望安详到凝固的河流奏出宏大的乐章,他渴望鹿在河畔的蹄声为这河流提供鼓点,鹿角的伤痕和血迹则是乐谱末流畅的拉丁体签名。他渴望改变。
但威尔格尔海姆不希望如此。当他意识到时,他抗拒。他争斗。他伪装。他渴求。
鹿人说【为什么抗拒?】
鹿人说【你本该如此。】
他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不是什么年轻人抱着吉他说要去纽约求发展时与父母争吵的台词。
一旦他接受了这个迷题,他就是个真正的精神变态。他不接受,他就只是个固守领地的孤独症患者,古怪的特别探员。
【这不一样。】他对自己说到。【迷题会让凝固变成活跃。他会带来质的改变。我绝不承认。】
【我和你不一样。】他如此说,以冷酷决绝的话语面对入侵者【友谊之光再过一万年也不会照耀到我们身上,这就是你我友情的距离。】
所属靠声明,不靠简单的占有。他过去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在孑然一人的战斗中他很难获取大家的信任来对抗鹿人的原因。
但他逐渐发现,他和鹿人的相像。
鹿人同样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于近乎完美的敌人来说,也许是意识到了,却没有这样去做。
他无声的去占有威尔。他把威尔置于悬崖,并封锁了离开或去往的道路,确保在悬崖上随心所欲的游走的只有自己。
【茶杯的把手只有一个。】鹿人微笑着。
【你确保我疏远了阿娜拉,疏远了杰克,你确保我的生命里没有任何人——除了你。】
茶杯的把手只有一个。这就是他渴望的。这就是鹿人,或者说,汉尼拔所渴望的。是握住杯子还是摔碎,全都是他一人决定,这就是他渴望的。
威尔觉得自己不抗拒这种占有。他不抗拒这种想法,但抗拒手段。他认可正是自己凝固的水流被推动才让他遇到汉尼拔,但他却仍然想凝固下去。
当他陷入和汉尼拔一起离开还是帮助杰克逮捕汉尼拔的抉择时,内种逃避的渴望愈发明显。
【你。。。你本应离开。】
汉尼拔帮他选择了。正如一开始推动凝固的水流去转动一样,他又一次帮助了他。他倒在血泊里,就像回归到自己那凝固的河流一样。
但是他感受到血在外涌。他能感受到生命正在终结。汉尼拔正有条不紊的往外走。
凝固的河流一旦开始涌动,就再也没有了重新凝固的机会。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