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论破】date-5

☆距离上一次更新不知过去了多久的产物。以及又是身为过气写手的我【也没火过】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点击标签【论破】查看全部章节,靴靴。我知道你们大概已经忘记上一章发生什么了,虽然我自己也差点忘了。

☆案件来自安侦探,我们两个自己按照侦探类著作里套路写的小案子,细节喂犬神,考据党莫怪。

☆斐侜新增推理口头禅【这。。。只是我的设想。】这个梗来自美剧汉尼拔中威尔的台词【this ...is my design.】

重要:本文中的餐点都是上面盖西餐盖【并不知道术语。】

来自帚神的通知已经响了三遍。我和黑羽往帚神指定的集合处赶,那是之前封闭的一处卷帘门,现在正吱呀作响着往上慢慢卷起,露出了后边铁丝网遮掩着的升降梯。昏暗的灯光照耀下,被锈迹装点着的过时产物看起来像个带来厄运的怪物。事实上也的确是。只要我们之中有人死去,我们就要像现在一样,踏上这升降梯,然后去参加那所谓的判决。

真是可笑。我们身处这舞台上,杀人已成为日常表演的一部分,居然还有什么法庭一样的东西来保障凶手得到惩处。不如从一开始就说好,这也是【乐趣】的一部分。

【那么,我宣布,学院裁判现在开始!】最内边的帚神坐在椅子上煞有其事的拿起法庭上的锤子挥舞了一下。

【那么,就请各位把刚才搜查得到的东西展示一下吧。】

“那么我先来好了。”我主动站出一步,视线落在了对面雪女本应站立的位置,那里现在只有一张竖起来的纸牌,雪女的脸上用鲜红的颜料画了个大大的叉。“刚才的校园播报里已经说了,雪女是被氰化物毒死的。我和黑羽搜查了二楼的教室,在化学室里找到了这个。”

我把内瓶试剂展示出来。

“上面的标签已经模糊了,并且瓶子里装的是溶液。”

“所以是在水里下毒了吗?”莹草问道。

“不一定。”黑羽解答说“氰化物中毒的途径可以有很多,食物,水,气体,甚至是皮肤接触,都是很微小的致死量。”

“也就是说,这个溶液,可能是凶手为了扰乱视听而故意为之。现在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我接下黑羽的话,说出了我的猜测。

“那么,我们这边了解到的信息是,凶手在食物中下毒的可能作案时间。”妖狐啪的一声展开扇子。“由于勤奋的大天狗大人一直在厨房和小生一起为女孩子们做可爱的饼干,所以昨天下午,凶手是不可能作案的。唯一的可能时间,只有我们做完饼干并去叫大家吃完饭的时间段,截止到晚上的门禁。”

“啊对了,我和挚友找到了弓箭。”

“弓箭?”源博雅皱眉“弓箭的储存地应该是二楼的教室才对吧?你们不是查的是室外吗?”

“箭上看起来还有新鲜的泥土。”晴明指了指茨木拿出来的证物“看起来是埋在了外面的土里?”

“倒也不是。只是随便扔在了外面的草丛里。要不是挚友他眼尖,怕是还发现不了。”

“那么这箭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联系呢?是箭头上抹了东西吗?”

“喂帚神!雪女她的身上有外伤吗?”

【喔,并没有喔~】

“看起来不是。不是作案工具的话,可能就是凶手用来转移尸体的道具了。”

“转移尸体?大活人又不是一封信,怎么可能说绑在箭上就嗖的一下飞出去了啊。”

“可以用滑索。”我忽然灵机一动,急切的问“帚神,尸体是在几楼被发现的?”

【一楼。】

“恩。。。一楼么。。。”

“斐侜,说说你的想法。”大天狗关切的看着我。

“我觉得凶手可能用了滑索。把滑索绑在箭上,然后把尸体放在滑索上滑到对面去。当然了,这。。。只是我的设想。”

“斐侜说的没错。”源博雅拿起弓箭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箭明显是射出后扎在了僵硬的东西上,然后又拽回来,凶手是个新手,所以箭头有点磨损,他还把弓箭横着用,大概是搭在了窗台上,弓有点划痕。并且同时把两根箭搭了上去,可能是害怕一根根的来滑索不会是平行的。但这样做反而两根箭会分散开来,于是他又把箭拽了回来,经过了不下一次的尝试。大概是把滑索搞在箭上,之后再利用绳子把箭拽回来。。。聪明的做法。”

“但是二楼的窗户都是有阳台的,外面设有围栏,在二楼怎么可能把尸体运载到一楼呢。。。这是我搞不懂的地方。”

“他的目的就是一楼。利用两楼之间的距离,把弓箭准心对准对面二楼,瞄准点最后就会自然而然的落在一楼。利用两层楼之间的落差让尸体自然而然的滑落。。。”

“原来如此。不过搬运尸体本身就是容易暴露的行动,为什么凶手要这样做呢?”

“这个恐怕只有找出他才能得知。”

“那么我们把话题转回到作案上来。”莹草说“下来我来介绍一下我在女生宿舍区发现的事。雪女姐姐的房间一片正常,但是书桌上有一小片呕吐物,额,看起来是内天的晚饭。但是洗手间里却意外的干净。可能是凶手打扫过了,或者是雪女姐姐当时还未死去,自己打开水龙头清洗了呕吐物,但没来得及打扫书桌下的。”

“当天晚上的盘子是我去送的。”九命猫发话说“本来喵,我有点不舒服。吃了好吃的饭菜以后感觉好多了,结果出门碰见雪女叫我,说麻烦我帮她把盘子顺手拿回厨房,我当时并没意识到她是难受。我还完盘子碰见了三尾姐,我们两个人边聊边走,然后回了各自的房间。”

“雪女姐当时是中毒了吗?”莹草问。

“但是这样一来,每个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大天狗说道。“当天的食物是大家来食堂吃的。因为九命猫在房间,雪女就提议说要去送。唯一接触食物的人只有我和雪女。而且所有人的菜都是一样的,我也没有可能下毒。”

“现在已经陷入僵局了。”我摇摇头“之前得到的化学试剂瓶上没有任何指纹。我们已经走到死胡同了。”

“啧。这么快就将军了?临死前本大爷只想说一句,大天狗你内天的晚饭居然用荞麦面条,真是黑暗料理。”

“这种时候吐槽我做菜的习惯就是你的高见吗,酒吞?”大天狗忍不住回敬了他一句。

“是荞麦。”我忽然这么说。大天狗疑惑的看了过来。“我不是要吐槽你的料理。我是说,真正让雪女恶心呕吐的,是荞麦。并不是因为难吃,而是过敏。当吃了一口后才意识到是荞麦,所以立即吐了出来。之后便跑到厕所去干呕。大概是刚来到这种环境,所以忘了和做饭的人嘱咐这种事。”

“这和凶杀案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在于,唯一一个因为难受而被厨师做了特色菜的内个人。”我指向九命猫“其实也没什么的。大天狗作为厨师为你制作的是精细的白面,而你就是内个唯一有可能下毒的人。”

“怎么回事?”

“雪女请求你把盘子送回去,并非是要送回吃完的空盘子吧。试想,一个吃饭吃到一半还呕吐了的人,怎么会搞出一个空盘子来?实际上,你走了进去,并关切的问雪女发生了什么。她告诉了你。于是你便提议说要交换两人的食物。本来是要求大天狗做另一份的雪女便同意了。于是你便开心的把自己内份加了你从实验室里拿出来的氰化物的食物给雪女,然后把死亡的雪女带回自己房间,去餐厅完成了虚假的不在场证明。”

“什。。。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么?确实,抹了自己的指纹很放心对吧?可惜你疏忽了。”

“哈?”

“你当初拿走试剂的时候便为了扰人判断,往试剂瓶里加水。你的试剂瓶上没有指纹,可是蒸馏水瓶呢?”

“喵!没错就是我喵哈哈!”

“为什么要杀她?”

“这个啊~推理不是你的特长吗大~侦~探?!”

那之后帚神把九命猫杀掉了。一群发狂的猫把她抓的体无完肤。帚神一边笑着一边跳舞,并说这是符合【超高校级的喵咪爱好者】的死法。

我们却永远不知道这件事的过去。九命猫为什么杀了雪女,为什么搬运尸体,都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继这个案件之后,我们之间内个可以和谐相处的泡沫梦,彻底破碎了,春阳般的温暖过往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沾了铁锈的阴暗的明天。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