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overwatch/源藏】情人节

☆源藏初试水,渣文笔,傻白甜。
☆梗来自frozen。
☆官方情人节语音设定。
☆人物属于暴雪爸爸,ooc都是我的。
    这大概是源氏从出生起以来最在意的一个情人节。当然了,这个出生是指第一次,而非来自守望先锋救助导致的二次复活。
    在之前与分别已久的兄长并不太温情的会面和半藏加入守望先锋的举动过后,源氏才敢从自己的记忆里调出内些儿时兄弟欢笑嬉戏的片段。否则,他只敢承认内些是些过时的产物,毫无意义,起码对于半机械的他来说。
    好在他已放下仇恨,对半藏的渴求也没有得到拒绝。总而言之,为了感谢他们兄弟二人还能在一起,他决定在情人节这一天为自家兄长做点什么。
    一份巧克力再好不过。
    他记得半藏喜欢吃草莓蛋糕,那时,兄弟二人第一次接触到金平糖以外的甜食,半藏那因少主身份而矜持成熟的脸少有出现的喜意令他记忆犹新。
    但巧克力总归是有点特殊含义的对吧?
    在兄弟二人再会后的第一个情人节里,源氏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些什么。
    嗯但现实总是多灾多难的。
    在巧克力的制作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失误。卢西奥充进来通知黑影得人出现了,于是源氏便不得已放下了心念的巧克力制作去前排观看死神在情人节这一天对老兵拙劣的表白。赶回来时他发现糖粉少了一点。。。据说是被小美拿走裹在了雪球上以求情人节效果。这也不能怨别人,谁叫源氏临走时害怕暴露而把制作的半成品锁紧了柜子,而并不知晓他计划的伙伴把糖粉拿走也无可厚非。
    源氏放弃了对糖粉雪球的思考,转而去想到底是往巧克力里加什么才能挽救。
    最后他,自暴自弃的把房间里私藏的几颗金平糖加了进去。
    “哥哥,我有东西给你。”
     “巧克力吗?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你还在玩吗源式。”
    “总之先尝尝吧。”源氏不由分说的把巧克力塞进了半藏的嘴里。
     “啧,好苦。。。你明明知道我。。。”半藏皱了皱眉,话说到一半却被打断了。
      原因在于源氏。为了补救,或者说,为了满足一己之欲,他选择把半藏的嘴堵起来。
      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半藏的脖颈,嘴唇则完全封闭了半藏的话语。他的舌尖很虔诚的去搜寻,探索,并非为了品尝自己内糖分不足的巧克力到底是怎样的滋味,而是好奇这巧克力在半藏的口腔里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感受。
      亲吻使人甜蜜。
      良久,源氏才中止了这次情人节的糖分补充行为。
      他很满足,即便这表情无法从面部机甲上体现。“明明就很甜啊,哥哥。”
      半藏看着他,并没责怪他的鲁莽,只是问:“你自己做的?”
      源氏点头。半藏脸上微红还未退去。
      “啊哥哥,你应该不是在责怪我没给你加草莓吧?”
      源氏的情人节过的很充实。
【情人节全场最佳:来敌方大营搞事的瑞破。】
【在战场上莫名吃了个雪球的温斯顿有点好奇小美今天的准头。】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