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论破】date-3

☆依旧是我,依旧是阴阳论破。大概是日常篇太无聊了是嘛感觉并没有人看呢。难道说真的是不开车就没有粉嘛哭唧唧。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案子属于安侦探。

☆非常想快速进入到主cp被杀的部分写刀子然而。。。结局HE【强调】

☆本文周更,祝阅读愉快。

怀着对新的一天的忐忑不安的担忧感以及对内个从未出现的九命猫的好奇,我来到了餐厅。来的人并不多,莹草看到我笑着挥了挥手,看着她还在这里我便顿时幸福了起来。毕竟在这类封闭环境内进行杀人游戏的故事里,往往都是第一夜就出事了的,凶杀案也往往并非仇杀或者其他有明确目的性的犯罪,而是各类奇怪的展开。

【就像是命运催促着要在这个阴暗的舞台上去上演着不好的事情一样。】当初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吐槽这种展开的话还记得很清楚,但现在我自己身处这种地方,想起这种话,却没有什么夸赞他一针见血的吐槽的心情了。

毕竟,也许待会来到这里的人里,就会缺失了某个昨天才见过的人。

人还没到齐。身为作家的晴明先生和经常锻炼所以习惯早起的博雅先生也一起走了进来,据说他们也曾去叫过其他人,不过妖狐说要梳洗一番,酒吞则表示他和茨木难得不用赶场,所以要久违的睡个懒觉。大天狗并不在他的房间里,黑羽先生也跟着走了进来。

大天狗先生并没有来到餐厅里,也不在房间里,正当我们对此心生疑惑时,竟看到他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大天狗先生你这是?”

“给你们做点菜。”

“您会做菜啊?”

“恩,以前当过别人的助理。”他说,随即补充道“内家伙是个除了工作以外什么都不会的人,我当时为了照顾他的饮食可是费了不少事。”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却并没有太多抱怨的情感在里边。相反,看起来有点像是宠溺,尽管这个词用在一直用很正经的表情面对别人的他身上有些不太合适。

“厨房里还有一些,去帮我端出来好么?”

我们几个答应了一声,便一起走进厨房去。

一进厨房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如此丰盛的各类餐盘,看起来不应该是早餐的规格,反而更像是我们几个误入了某种获得了米其林评定的餐厅后厨一样。

“这可真是惊人啊。”源博雅感叹说“比起darktime的料理也毫不逊色。”

darktime是一家有名的餐厅,尽管作为一家获得了米其林三星评定的餐厅,至少应该在店名上讲究一下,但是奇怪的是这家餐厅还是顶着一个有点让人搞不懂的darktime的名字,靠着美味的食物日赚斗金。

“博雅先生您连darktime内种地方也去过啊?”我露出一些羡慕的神色。

“恩。。。家里勉强算是内种有点闲钱的。。。不过和我自己没关系啦。我所在意的只有手中的弓箭。”

我点点头。想要自己去在家族所不同意的方面打出一片天地的富二代并不少,虽然电视剧里有很多没脑子的男人是因为一个并不优秀的女人就要和家里断绝关系什么的,但源博雅显然不是这类人。他很爱弓道,并决定为此坚持努力,放弃他不需要的东西。

我们端着盘子走出去,大天狗正在和一个没见过的小姑娘聊天。

“这位是。。。九命猫小姐吗?”我问道。

“恩。据说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昨天没来这里。我正在和她讲帚神所说的事。”

“啊九命猫小姐你好,我是斐侜。”

“瞄恩你好呀!吾辈是九命猫!”

正说着话时其他人也走了进来。

在那之后我们一起吃了早饭。第一天,没有凶杀案,平淡的一天。我认识了新的朋友,一帮人一起待在某个地方,好像是修学旅行一样。但是真可惜,这种日子,我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下去。我身为一个宅男,尽管在家里宅和在某个陌生地方宅是一样的,房间里也有帚神准备的漫画,但我个人依旧想回到正常的世界去,因为那里有我过去的朋友。像我这样社交关系很少的人尚且这样想,其他的人呢?真的能接受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要求吗?我知道答案是不可能。尽管这个答案,决定着我们之中肯定有人会死去。

但愿明天还能看到他们。

这样想着,我进入梦乡,结束了平安无事的一天。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