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酒茨】百物语

☆上次的百物语梗换了个方式。想要茨木。
☆本文虐酒吞。在茨木天使在的时候不去好好珍惜的家伙需要点教训。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第一人称视角。现代paro.转生设定有,茨木的这辈子是按人类方式活得,思考方式接近人类。茨木化身红发代替酒吞被斩首的设定。
对面的女人仍在讲着鬼故事。
坦白说,虽然我目前的身份是个职业作家,虽然我这次正好被编辑分配到了志怪小说的任务,虽然对面这女人确实讲故事很有一套,虽然认真倾听素材是一个作家应该做的——虽然有那么多虽然,但我还是不太乐意听下去。
【且说这孩子被理发店的老板敢了出来,实在无处可去,便只好在世间游荡。在这期间,他作为一个新生的妖怪,自然也受了不少人欺负,厌恶这样现状的他,便决心变强。】
又来了。我漫不经心的想,对面的女人说了什么也不曾在意。她说要给我讲一百个故事,还声称今天所讲的是最后一个。然而她说的内些奇奇怪怪的妖怪却都吸引不起我的兴趣。无论是为了主人而愿意长明的烛火也好,因为想在一起所以破坏了规矩的鬼使兄弟也好,都很无聊。
【他渐渐的变强了,更加的,追崇力量。在四处云游时,他听闻大江山有一位鬼王,便决意去挑战。】
【输了?】我喝一口咖啡,问她。
【是啊。】看到我终于肯听进去,她微笑了起来【他变成了鬼王的臣子。】
【喔。】随口答了一句,我便趴在桌上,表现出兴致失失的样子。
她又讲了很多。说那妖怪是怎样的崇拜鬼王,说他为了谋划物资化身女子,说他的手被一个武士砍下,说他崇拜的鬼王迷恋上了一个鬼女,说他们之间的口角,说他不得终的单恋,说他化身成那鬼王的样子被斩首了。
那女人讲故事讲的真好。
从两人的容貌到那鬼女的舞蹈,从两人打斗时旁边的小妖的颤抖姿态到以为斩首了鬼王后人们载歌载舞的场景,都很生动。
仿佛我也曾站在那里,见过这些。
【我的故事讲完了。】
【已经一百天了啊。】我从那些文字构成的世界里惊醒。【一百个故事讲完了以后也没看见什么妖魔鬼怪啊。】
【嗯,会有的吧,毕竟这种事情都是要看缘分的。】
【遇鬼也算缘分?这叫运气不好吧。】
【谁知道呢。】
这时,咖啡店的老旧灯管闪了闪。
【我要走了。再见。】
【把这个拿上。】她扔给我一小截红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珊瑚,又像是鹿角。【慢走。】
早冬的傍晚有些冷,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围巾。
前面常走的小巷里的灯光忽明忽暗。虽然在这老旧的居民区里的设施本就如此,可听了内些鬼故事的我还是稍微有些害怕。
踌躇了一会,我还是怂的打算换路。
【为何不进来。】刚回身要走,便有个男人拉住了我。
他有着一头红色的头发,颜色鲜艳的似乎要在这黑暗之中静谧的燃烧。
【你谁啊?】
【你没想起来?】
【想起什么啊?莫名奇妙。总之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啊?!】我甩开他的手,想要离开。
【喂茨木!】他伸手,看起来像是想要再一次抓住我的手腕,但却最终没这么做。【你。。。你想不起来的话就算了。也许真如她所说这种事需要缘分。。。你我缘分已近也说不定。】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仿佛是被冷空气给冻在了地面,而传不进我的耳朵。
真是个怪人。我不再理会他,径直走回了家。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