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酒茨】惧意

☆许愿茨木酒吞的仪式。
☆人物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游戏paro基础上,涉及到茨木身为游戏数据的悲哀。戳到泪点得人慎入。
☆本人大号并没有ssr。第一人称。【我】的设定是个觉得酒茨有基情但是不了解他们的25级小白,剧情更新到了十二章的内种。游戏设定沿用光棍节之后的更新。

我叫萧墨。我身为一个超高校级的非洲人,从来都没见过ssr。有一次从秋之枫换到了暮区,才收获了一个青行灯。不过那只是一次偶遇罢了,宛如浮影。
越来越非洲,一直脸黑到了自暴自弃的拿到蓝符就用放弃了一切玄学得我,忽然有一天,抽出了茨木。
我当时一定是懵了。长久被r卡欺诈得我当时内心想的都是【啊居然不是独眼小僧】【靠本来还想来点多星狗粮当安慰居然是个二星的】【待会去刷结界吧早日凑够200勋章】
然后我才意识到我欧洲了一把。
啊我才25级啊虽然一直很想要茨木什么的但我现在雪女还卡在三星没狗粮我养的起茨木嘛。
然后,茨木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你就是召唤我的阴阳师?真是弱小的女人。】
啊说话了?如果不是意识到手里拿的是手机,我大概会迫不及待的右键,或者开启大写锁定摁下C调出菜单。
不对。为什么会说话啊?还知道我是女人?按设定的话我用的明明是源博雅啊?
在那之后我终于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我的茨木可以和我对话。当然,从屏幕里出来这种事无法做到,我当然也没被美色迷了眼,迫不及待的要把鬼手的主人从手机里拉出来吃了我。
大概是bug?但茨木的设定和官方的无二,搞得我连光棍节之后游戏报错领蓝符都没法做。万一官方把这个bug处理了要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出了茨木没有截图没有满世界嚷嚷,就这么普通的开始刷副本带茨木。
茨木和我说,他想变强。
以往我上游戏的时间大部分都耗费在不停的换区,分享,抽卡。但是这次我少见的专一的刷副本,没体力就睡,作业都是第二天去写的。
茨木开始若有若无的和我谈起酒吞。
我大概也知道他要什么。强大的鬼终于肯和我这个弱小的阴阳师谈天说地,这让我受宠若惊。就好像男生们终于听到暗恋的妹子和自己说起喜欢的甜食一样的感觉。
我说,等我攒够700勋章卖完了礼包我就解散阴阳寮。
当初六级的时候加了几个阴阳寮都没人理,大概是都不想要萌新吧。我便自己组建了,命名为瓦利安。
然而即便是当初举着不踢人的制度吸引了一些人加入,却都是些十多级的,鬼王从不上心,祈愿也要不到好东西。
早日刷到三十五级就可以进大寮了。手里攒了许多日常任务出来的百鬼符,那时大概会刷出来酒吞的碎片吧。
游戏里什么人都可以遇到。比如讨厌的家伙。
【来1v1。我赢了把你的酒吞碎片给我。】
【对战约到三天后。】
这期间不间断的刷副本。期间掉落的红达摩都一个不剩的喂给茨木。
对战。
对方果然是欧皇体制。
荒川狗子笑着看我。
还有酒吞。
我想了想,还是没把茨木换下来。
我赢了。谢谢莹草爸爸给我提供了持久战的可能性。
于是有了一个欧皇做稳定供应源。我终于攒够了五十个碎片。
但茨木已经很久没和我说过话了。
是上次逼迫他去打酒吞所以生气了?
他摇摇头。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酒吞碎片够了。
他沉默着。
不对劲。他不应该是开心的说,终于能见到吾的挚友啦,之类的吗?
也许是不舒服?我想不出什么,只好放着碎片不管,等他开口说要看酒吞被召唤为止。
但是那之后过了许久,久到酒吞升五星的东西我都准备齐全,久到我已经能和当初的仇人一起打2v2,茨木也没开口过。
以往和内个有酒吞得人一起玩都是斗技,知道有一次,去组黑车偶遇,聚精会神的开了手动时,忽然注意到,茨木出招时,酒吞和其他的式神一起根据系统设定看过去。但是其他式神,酒吞也看了过去。
系统设定。
我忽然明白了。
茨木和我的交谈太过平常,从最开始的爱答不理到谈起酒吞的神采奕奕到毫不客气的想我表达所需到最近的沉默,无非都是来源于一个bug.
别人的茨木是不会和他们交谈的。
所以呢?我碎片召唤出来的酒吞,会不会和其他的真正的游戏数据一样,只是单纯的代码,对于茨木热切的期盼无动于衷?
正是因为这份惧意,才不催促我召唤酒吞。
当初剧情里看到的内个,哪怕是被酒吞亲口拒绝,被他动用力量躲着的茨木,原来也是会害怕的。
害怕自己心切的好友只是个目光呆滞的傀儡。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