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黑白黑】

☆依旧是烦人的我。和我的渣文笔。关于我心目中鬼使兄弟的感觉。
☆人物是阴阳师的,ooc是我的。
☆中井和哉那么可爱。可惜我依旧挤不上黑车。
☆考试临近前的最后一个段子。如果考完试我还活着,那就1107见。
#鬼使白#
鬼使黑最近是有些不安的。
白总是去找阎魔大人,询问为什么他的记忆还存在。
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得体惹到了弟弟吗?
尽管白对他的锲而不舍的追切的态度总是回应的不冷不热,面对内些听闻他的自述后,总是同情说着【你的弟弟把你给忘了你不会伤心吗】的话的人也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但是尽管他因为失去了记忆,生前的喜好却没怎么改变。熟知这一切的黑总是很好的拿捏着白的心情,无微不至的关怀他,却又不至于因为太过烦人而被赶走。
但白最近似乎是真的要赶他走。
他很想找个人来帮忙,又奈何兄弟之间的事本就是家长里短,实在是没有把这类烦恼公告天下的必要,更何况,这本身就只是他的一种直觉。
#鬼使黑#
鬼使白最近实在是有些烦了。
当在那时桥边,他初遇身为怨灵的同僚,心中只是些终于要解脱轮回的淡然,却莫名的被拉扯被挽留,还多了个兄弟。
他起初只是当同僚太过深沉,在大大咧咧的背后,是一些对心中亲近的人的渴求。也许只是把他错认成兄弟罢了。在工作之时,他见过各样的鬼,后悔的,内疚的,不愿离去的,得以解脱的,但唯独鬼使黑,他不知道。
他见他时,实在是没有什么遇见故人的感觉。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是要感叹孟婆的工作效率还是要怎样。
而这个人,照顾他,跟随他,把他的生活入侵的无孔不入,却又叫他讨厌不起来。
太过可怕。也太过烦人。
每日,鬼使黑在他耳边讲着属于他却又不记得的事。有了年少的黑的故事太过幸福,却仿佛不属于他。
就好像是他曾经抓了只蝴蝶,却不慎放走了。
可每一个人都问他,夸耀他的蝴蝶。
把他失去的东西,没得到的东西,一遍遍的说出来。
为什么你都记得,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本应是知足的。即便没了记忆,他身边,也仍然有鬼使黑跟着。
可是太虚假了。要是有一天,鬼使黑忽然发现他只是个陌生人,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弟弟,会怎么样呢。
他恐怕忍受不了内一天。一直以来和颜悦色,只对自己温柔的笑着得人,忽的远离了自己。
他不想这一天来临。
因此,还不如从开始就杜绝一切。
大家都不记得就好了。
可是阎魔拒绝了他的请求时,他却没有什么失望的感觉。
回到宿馆,鬼使黑迎了上来,他和往常一样,问他辛不辛苦,即便只得到了几句敷衍也很开心的样子,手里还提着他爱吃的点心。
然后,夜半,黑小心翼翼的问他为什么要去找阎魔大人。
他本来是想平淡的告诉他事实,可话一出口,他便不想忍了,心中所担忧的所不满的内些小心思全都说了出来。
这就是他受不了黑的原因之一。
总是轻易的,用内双眼睛,把真实的他,叫出来。
黑看起来有些吓到了。
然后,白笑起来。
【我不想当你的弟弟。】
话说到这份上你总该走了吧。
黑却笑了。
他被小心翼翼的揽到那人怀里。
然后,听到。
【我并不是因为想要当一个好哥哥才对你好,而只是因为你是我所愿意陪伴的弟弟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