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阴阳师☆酒茨】

☆谢谢小天使教我怎么用手机发文章。第一次在lofter写段子。
☆阴阳师手游酒茨同人,人物是阴阳师的,ooc是我的。
☆大概写了写我理解的酒茨二妖。没有黏糊糊的爱,只有很平淡,还有纠结。隐藏博晴单箭头。
☆并不苏的酒茨。分视角的自白。渣文笔。
#酒吞#
他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茨木。
和那日在枫叶林中所瞥见的艳丽的鬼女红叶不同,茨木在他身边已追随了很久了。红叶也很好懂,眼里写着的心意,嘴上说出的恋慕,全都是给那个阴阳师的。但茨木想要什么他却从不知道。
酒吞也不知要给他什么好。
每次大江山里有什么需要犒劳的事情,哪个喜欢金钱,哪个喜欢宝石,哪个想要软玉温香在怀,他都是知道的。
但茨木应得到什么,他不太清楚,茨木想要什么,他也不知道。
明明那双金色眼眸中毫无掩饰的狂热和追随让人一看便知,总是在别人面前提起【吾友】二字,也让见过茨木得人都知道茨木对他的追随。
但不对劲。
仿佛茨木要的是他,又不是他。
按道理说,疑人不用,他身为鬼王,自信自然是有的,不怕有朝一日某个不长眼的东西来挑战他的愤怒,他大可以把茨木丢弃,但在茨木朦胧的遮遮掩掩的每样东西中他又感受出了忠诚。
茨木会追随他,直至死。
但他为什么要追随自己,真的仅仅是渴求强大?
酒吞觉得自己总是在离真相最近的地方彷徨。
自从成了甩手掌柜,他就很少去管理大江山。
久远却又重复在每一天的生活里,他就只靠酒和月亮消磨时间。
一旦闲下来,他就会开始想一些事。
偶尔想到茨木断手,然后思绪又断断续续的继续思考茨木想要的,思索到一半还没研究出什么,便被回来的茨木本人打断,兴冲冲的要和他喝酒。
茨木倒也不是很聒噪,在他闭嘴的命令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两人之间只有寂静,和偶尔酒水流动的声音。
他选择信任茨木。在无休止,却悄无声息的探究中,和茨木照常无二的相处,仿佛那求知欲只是酒瘾,一时兴起罢了。
他也会对茨木的归顺而满意。仿佛酒吞童子自身所拥有的一堆资质里便自然而然的包含着茨木这一项,无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茨木都不会其他而去。
但这也给他以疑惑。远算不上恐慌,他自认他酒吞还没弱到要被一个亲密的手下而左右心的地步,这和他的自身实力便不符合,而且,那时茨木也许会弃软弱的他而去也说不定。
他疑惑,不知那茨木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也许有一天他就会因为一件莫名其妙的事而离去。
但是他目前为止也没发现。
即便是说出什么不需要你的宣言,还是决然的动用妖力避开对方,茨木都没离开。
他依旧探究着这可怕的谜语。
在这之间,他帮助过内个阴阳师,去打败使红叶堕落的黑晴明,他偶然瞥到了源博雅的眼神,望向晴明时,隐秘的,不可说的,想藏起来却又渴望的眼神,在黑晴明差点杀了晴明时才显露出来,随着关怀,爱意才流露出些许。
他知道那是什么。
在过去曾见过许多次,无论是身为人还是身为鬼时,内些软弱的人类,在渴望的爱人面前却又小心翼翼的隐忍。
他知道茨木眼睛里内层薄雾是什么了。
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鬼不同,和他一直以来的高傲也不同,茨木在面向他时选择了隐忍。
因为害怕被厌恶么?
居然去学内些卑微的人类。
真是,胆小鬼。
但他却不觉得这样的茨木弱小,也不生气。他只觉得有什么谜语被解开了,宛如年少时参加祭奠时抽中了大吉的签,带着点自身都无从察觉的愉悦。
茨木不能说的,他就好心地替他说出来。
毕竟在鬼王的认知里,茨木本就是应属于酒吞名下的,不过是换了个关系,长久以来的相处并没改变。
接下来,是去找出题人报出谜底的时候了。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