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言切——victim番外,切嗣生贺。

☆切嗣光棍节生日快乐。大概是这一点你才有内个虐到人哭的新宝具慕间:)这个生日,祝你和麻婆一起吃麻婆到辣哭。

男人今天拿回来的不是他吃惯了的汉堡。倒不如说,其实很早以前,自己名义上的同居人就已经开始督促他吃些健康的食物。
但今天不太一样。言峰绮礼为他带回了一份蛋糕。
他紧盯着外道的心理医生。对方没说话,只是从橱柜中抽出两个干净的瓷盘。供使用的餐具依旧是塑料的。
【真蠢。】切嗣说【搞得好像我不会摔破盘子来攻击你似得。】
【你不会。】言峰绮礼说,然后切了一块蛋糕伸到切嗣的嘴边。【你上次内样做所留下的上还没好。】
切嗣气恼的想着自己上次反抗未果被殴打的地方。他差点就逃出去了,谁料想被他敲破了头的非正常心理医生从血泊中爬起来给了他一下。
【怎么想到买蛋糕?】
【你的就诊登记上显示你的生日是今天。】
【这种东西随时都可以造假。】切嗣顿时觉得无聊。
言峰绮礼没动。他依旧沉默着,举着内块蛋糕。
良久,他过来钳住切嗣的下颚,强迫他张开嘴,把蛋糕放进去,宣布说【那就是今天吧。】

2
士弓士场合。避者自退。

【老爹还没消息吗?】卫宫士郎坐在沙发上,难得在archer面前露出迷茫的眼神。每年的今天为了庆祝切嗣的生日,他都会抛弃一切事物回来,学校里曾经还有朋友开玩笑称这天为【老好人的休息日】。他今天也固定着多年的生物钟,抱着难得给切嗣放行而买的甜品,却想起切嗣作为犯罪者失踪的现实。
桌子上还有另一份蛋糕。
那是archer买的。
他一度好奇过archer的身份。
最后在其上司凛的资料协助下,才得知了archer的真名,【卫宫士郎】。
并非是什么恶作剧。
对方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切嗣相遇的另一个【卫宫士郎】,作为后辈,进入了切嗣工作的地方,真正的当着正义的伙伴。
【切嗣难道是个起名废吗。】苦苦思索的士郎最后只得如此吐槽。
【别随便说切嗣坏话。】来自下班回家的同居人。
被敲了头的士郎倒也没恼,他看着archer,问他【明天再去东街问问情报吧?】
少语的同居人轻轻嗯了一声以示回应。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