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言切blind

☆愉悦学生会长言峰x暂时不可视切嗣
☆父控士郎,红a有

他正扶着墙往外走。周围吵闹的人流的声音告诉他,现在是人流高峰。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沿着墙往外,希望别人注意到他眼睛上的绷带,不要撞到他。
他今天拒绝了后辈emiya的请求。对方握着他的手,诚恳的说,让我照顾你,切嗣。声音传来的位置有些模糊,甚至给了他一种说话人是单膝跪地的错觉。
不能在继续麻烦士郎和emiya了。
但其实也并不是没被撞到过。毕竟人太多了,分不清来源的抱怨声“看不见的瞎子就别挡道啊”之类的话语也是有的。
但今天似乎格外的顺利。

2
在卫宫切嗣所看不见的地方,或者说,他现在哪里都看不见,言峰绮礼正站在他身后。
他看着卫宫切嗣扶着墙缓慢的移动着自己。往日那么自立且具有能力的家伙,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看不见的困境吗?
有些【调皮】的家伙打算推切嗣一把。他面无表情的看过去,学生会的胸章展示着。然后,这几个家伙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3
“今天的学生会长是在守护着眼睛不方便的同学吗,可真贴心啊。”

4
深夜。
最近在走廊上走,已经没人会撞到自己了。是士郎或者emiya在旁边帮忙的缘故吗?
改天还是去谢谢他们吧。
这么想的切嗣,睡着了。
但显然并不安分。他做了某个深海的梦,看不清的手向下拉他,伴随着呼吸不能的窒息感。
他惊醒了。但不能呼吸的感觉并没改善。
有人在亲吻着自己。
同时,身上游走的手也不是梦。
然而一个看不见得人又能抵挡到何程度呢?
“混蛋,你到底是谁?!”
回答他的是听不出声音的低笑。
夜还很长。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