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言切victim-02

☆国庆放假当然是选择浪。
☆高三狗的艰难更新【其实只是自己懒】
☆心理医生言峰.愉悦.绮礼X创伤后遗症前特工现残疾卫宫切嗣。
☆之后会出现archer,弱弱问一下大家吃不吃士弓士。
☆不太懂心理专业,大家凑活着。

现在以一个入侵者的姿态坐在他的沙发上的人正是言峰绮礼。这么描述也许也不太恰当。
毕竟他的屋子完好,而当事人也没用什么武器指着他。
“我记得我们的治疗协议已经终止了才对。”
卫宫切嗣默默的把轮椅向后挪了挪。
“我对你很感兴趣,卫宫切嗣。”
“然而我却没有。”切嗣的脸色变得难看“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我一直觉得你是我见过最为特殊的患者。”言峰绮礼没有理会他的逐客令。“创伤后遗症的人有很多。自责的人也很多。但多数人在把错误或者说责任推到其他人身上后会很放松。”
“我只是觉得怪到别人身上没有必要。”
“确实是。但大多数人都选择这样做。毕竟人都是情感动物。但你不是。你绕过所有选项,选择了最为痛苦的理性的路。所以我才说,”言峰绮礼试图靠近,然后把卫宫切嗣盖在腿上的毯子掀开,将手枪夺过去。之后他慢条斯理的握住切嗣放在轮椅轮子上的手,凑到他耳边说,
“你是特别的。”
卫宫切嗣从未感到这么弱势过。以往他是特别调查科里最富威名的内个。然后,车祸改变了一切,夺走了他双腿,带走了舞弥。
“非法入侵。你知道后果的吧?”
“其实你不必怪罪自己。”言峰绮礼远离了他,将手枪放在某个他不再能够到的高处。
“舞弥小姐快要升职了?”
卫宫切嗣死死盯着内个柜子顶上露出的手枪把,然后从鼻子里发出短暂的气音作为回应。
“内个职位可真是令人眼馋呢。一定有,不少人,想要。”
卫宫切嗣僵直着脖子。
“你是说,舞弥的竞争者?”
“我经常会遇到这种人。为了一时的口角,利益,第一次尝到了主宰别人性命的感觉。多数人会感到惊慌,他们会来找我。”
卫宫切嗣似乎已经明白了。
“就像是,去找忏悔室的神父哭诉一样。”信教的心理医生拿起脖子上的十字架亲吻。
“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卫宫切嗣急切的要去抓言峰绮礼的领子。然后对方只是后退一步,冷眼看着这个下半身无法行动的男人摔到地上。
“保密协议。你懂的吧?”
“胡扯!调查方有权取得调查权!”卫宫切嗣努力的在地上撑起上身。“你只是感到高兴。言峰绮礼,你只是一个以他人的痛苦为乐的疯子!”
言峰绮礼勾起嘴角。
卫宫切嗣果然是能理解他的。
然而争执没有持续。
门铃响了。紧接着,
是钥匙转动的声音。
是谁?卫宫切嗣担心着。为了不让卫宫切嗣有一个残疾人的颓废感,身边的人经常选择了摁门铃来叫他开门的方式。一旦没人开门才会使用钥匙。
是爱丽吗?是隔壁的士郎吗?
言峰绮礼站到了门后。
不对!卫宫切嗣的警铃在脑海中作响。
“住手!快逃啊!”
可一切已经晚了。
白发的女人在开门进入的一瞬间被袭击了,然后,满头鲜血的倒在了袭击者的臂弯里。
袭击者看向他。
地上的卫宫切嗣咬破了下唇。
“不同你的太太告别么?”
卫宫切嗣难以置信的问“你要我和你这个杀人犯走?”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那是不可能的。”
“否则,你得和你的太太永久的告别了 。”不知哪里的手术刀抵着他夫人的太阳穴。爱丽的头还在流血,红色的珠子润湿了地板。
“我和你走。”卫宫切嗣深吸一口气。
“但是首先,把救护车叫来。”
卫宫切嗣转身去了柜子那里。他拿过旁边的台灯猛地敲击,手枪如愿的被震了下来。言峰绮礼默许了他持有武器的行为。很快,卫宫切嗣知道了他默许的理由。手枪是空的。爱丽被放置在沙发上。他转着轮椅路过,期间故意让轮椅占了血迹,言峰绮礼也默许了他留下记号的行为。
他最后看了一眼。
屋子里很昏暗。只有走廊的灯照亮了一部分,爱丽的手从沙发边垂下。
“走吧。”
他低声的说,像是对某人告别。
言峰绮礼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