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fate四战部分性转设定。

☆如题。部分人性转。私设。ooc。恶搞。
☆内置言切以及微妙的枪教授,帝韦伯,金时,兰雁。
☆含末日paro言切小段。

1。卫宫切嗣

同父亲在某个小岛上愉快的生活中,直到有过好感的邻家大哥哥变成了死徒。
表现出了作为女性来说惊人的责任感与正义感。弑父。
由于收养了自己的师父是个单身男性,所有生活技能之中只会找到食物和包扎的男性,所以对女性的生理知识一窍不通。
没买过内衣,用绷带包裹了自己的c cup。
第一次生理期时候以为和平常一样受伤了而完全没在乎。
常年在外奔波而导致的腹寒痛经。
明明是自己先握着长发男性人造人的手说,让我带你走吧!之后却一直被人造人所照顾。
在人造人的面前因痛经而隐忍时,被对方得知是早年留下的病根时,一直温柔笑着的人造人摆出了骇人气场,被强制套上了保暖秋裤。
对伊利雅叫自己切嗣却叫爱丽父亲的事情有点耿耿于怀。
之前是帅气的女杀手,收养了士郎之后却变成了善解人意的大和抚子型。
 
【补充设定。】
假如切嗣存活到五战,并在大狗追杀士郎时被击飞,则会被随后赶到的archer接在怀里,【公主抱`_>`】然后另一条世界线【男性切嗣,早亡】的archer会露出很微妙的表情。
archer暴露身份在切嗣面前跪下说【我已经完成约定成为正义的使者了喔老爹】时切嗣会因为老爹的称呼而露出微妙的表情。【但还是揉了揉archer的头 。】
然后路过的正义伙伴士郎则毫不犹豫的投影并大声吼道“别用内种求婚的姿势在切嗣面前蹲下啊archer!”【士郎表示他也想被揉qwq】

2爱丽&舞弥

爱丽,帅气的人造人。只是某个人的复制品。同其他人一样,却因遇到切嗣而有追寻自我的机会。
切嗣害羞的时候会觉得切嗣很可爱。
一直关心着切嗣,尽力的照顾她。
【存活设定】
当见到archer时会很好奇的问“你内边的切嗣是男性吗?那我和切嗣谁上谁下呢?”
舞弥,某次被卫宫切嗣所搭救的无名之人。被对方取名舞弥。为其身为女性却所具有的正义感所吸引,暗中发誓要成为对方的武器与盾。
【存活设定】
关注着士郎,对其很照顾。负责击杀接近卫宫宅的某神父。
对archer所描述的卫宫切嗣起初有点震惊,得知性格并没什么改变后就不在关注内个未曾谋面的男性切嗣了。

3言峰绮礼
被单身父亲所抚养。
目睹了表白自己的紫阳花先生的死亡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唯一一个盯着英雄王a cup看过的却没被杀掉的人。
觉得卫宫切嗣同自己是一类人。连c cup都是一样的。
作为代行者时为了方便行动剪了短发,被吉尔传授愉悦【女性要学会顺从自己的魅力】后留起了长发。
战斗力高的不太像个女性。
一直追随着【跟踪狂意味】卫宫切嗣。
【补充设定】
被年幼的士郎直觉性的讨厌了。

4远坂时辰&吉尔迦美什

两个a cup.
时辰。优雅的女性。耐心的教导着言峰绮礼并承诺对方什么都会教。
对方回问“内方面的东西也包括吗时辰师?”
然后在这方面意外纯情的时辰露出了令人感到愉悦的表情。
吉尔迦美什,人类古早的英雄王。
怀疑自己现世的cup是因为不成器的master的缘故,引诱言峰绮礼取代时辰成为了自己的master。
怀有私心的摆脱了时辰令咒的约束,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在时辰身上寻找愉悦。
被远坂凛直觉性的讨厌。
得知faker所在的世界中全员性转的事后,骄傲的表示“不论是何性别本王都是最顶天立地的!”

5间桐雁夜
大和抚子一般温柔的女性。只有对时辰特别的厌恶。对自己的b cup超过了对方一事有点小开心。
在言峰绮礼提出用令咒伪装从者时下达了取消狂化的命令。同亚瑟王和解后收获了强力且绅士的骑士一枚。看到被英雄王骚扰的时辰毫不留情的笑出了声。
联合打败了老虫子。
因为自家从者的缘故同卫宫家还算熟。今天拜访卫宫宅的时候又是极快的闪身进屋快速关门防止放进某神父给卫宫桑【的房子】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同时狠狠盯着樱微笑看着的内个赤铜发色的小鬼。

6迪鲁木多&肯尼斯
迪鲁木多刚被召唤时有些担心,发现自己身为女性的master魔抗高到不中魅惑时十分开心。但后来喜欢对方还老被拒绝【傲娇的回应】时依旧苦恼着。

7帝韦伯
召唤出了很高的女性,看起来还算可靠的样子。
个性豪爽的让人有些敬佩。
总是负责把毯子盖到玩大战略玩到睡着的人身上。
三道令咒的羁绊,已经足够了。

8自古c组出真爱。
当旦那把血抹上她嘴角,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最好的口红色号。

extra0
【言切/丧尸paro片段】
“不对劲,为什么我们都逃进这建筑物了,还是不断的有人死去?”剩下的幸存者们绝望的叫喊着。
“我怀疑是最后进来的人感染了病毒,或者有东西附着在他身上。”卫宫切嗣说,他的战力导致他在这里有很高的说话权。但他为了多数人存活而毫不犹豫牺牲少数人的做法却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最后一个进来的人是谁?”
他的妻子站了出来。脸上却带着殉道者的微笑。
卫宫切嗣握着烟的手有些不稳。
良久,他说,“你留下吧。”
队伍要继续前进。留在这等同于被抛弃。
“卫宫切嗣!”强压着愤怒的saber站了出来。人们也一同。他们拉着爱丽向前远去,把这冷血的男人留在此处。
卫宫切嗣,变成了被舍弃的内一颗棋子。
爱丽在人群后回头看他。卫宫切嗣全程冷眼看着这一切。
不行啊。如果他肯露出一丝笑意,爱丽一定会识破他的诡计,不顾一切的回来找他。
人群终于离开了。
留下来的只有他。
“出来吧。言峰绮礼。”
“在这种情况下自相残杀,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阴影之中的男人走了出来。三天前被判定死亡的男人,混进了这里,屠杀着同类。
言峰绮礼问他“漂亮的演了出冷血男人的戏码呢。”
卫宫切嗣没说话。他默默的计算残存的子弹数量,然后率先开了枪。
幸存的两人之间的最后战役,开始了。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