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方谬神探。旧居03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03
☆端午不放假:D学校可真是。
☆滚去看加勒比海盗,杰克我来了。:D
‖☆1
这确确实实是所破旧的旧居。他起初还以为是方天大骗他,现在看来却是真的。似乎除了前堂是方天大偶尔来点灯以外,剩下的房间都是没动过的。就连通往后屋的国道都被倾斜倒下的柱子拦住了去路。
不过这可拦不住他。
他致力于探寻点什么出来。
他先是确定了周围的墙上没有什么可辨识的灰尘,找了块看起来结实的墙,后退下蹲借力,便是蹭蹭的疾步连蹬上了墙,又踩了那倾斜的柱子的上段,才稳稳的落在了那头。他回身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很好。从外人来看的角度来说,在柱子里边的脚印怕是怎么踩都看不到了。而且他刚才在柱子上留下的脚印,即便是举高火折子都看不到。方天大肯定看不出来他进来过。
解决了这一切,他便继续向里走。虽然方天大确实没来过这里,但那倒下的柱子,怎么看都是人为的。虽然这么老的旧居,却肯定不至于柱子都离体崩析。
这么推理的话,这柱子反而更像是外面的人放置在这里的。
那目的呢?
是为了防止别人进来?
还是说。。。是为了防止什么东西出来?
他又想起方天大内个犹豫的眼神。
这么一边想着,他便进入了某个房间。一旁的桌子上摆着各类像极了化学试剂的瓶瓶罐罐。某个人体穴位的针灸模型不知被哪个贪玩的家伙用毛笔画上了衣服。在一旁有个布兜,抖出来几粒黑色的药丸,也不知可不可以吃了。他闲的无事,便把模型和药丸带在包裹里。
这时,他看见桌上有本笔记。
署名是方天大。
‖☆2
方天大看来不止来过这里。他很有可能还在这里住过。但内个叫司徒无情的,对这家的了解却全像是市井消息,不过,也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他把笔记也收了起来。
下一个屋子显然是个女人的屋子。虽然被时光侵蚀了,但这并不影响方天谬看出这女主人以前的干练。陈在屋子里的摆设个个都是整齐的,纱床的帘也好好的收了起来。可用的东西却是不多。
第三个屋子是间婚房。屋子里有两个人共同生活的气息。褪色的床单也许以前是鲜艳的红色。花瓶里的花都枯了。
最后一间卧室。入目的是桌子上摆放的留声机,铜管都有些暗了。其他的倒是简简单单,中间有个小圆桌,是喝茶用的。
似乎方家所有的房间都在这里了。
但方天谬觉得不对劲。
他总觉得自己来过这里。虽然对刚才的四个房间想不起更多的细节,但他总觉得是熟悉的。而他也总觉得,方家应该有第五个房间。
那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只有一盏铁窗,透着蓝色的幽幽的光。房间里常常只有他自己,和另外一个人。
他显然忘记了另外一个人的面貌。他并非没耐性,想了几分钟便停止思考。而是他听见一个声音,叫他弟弟。
‖☆3
内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又像是从身体里发出来的。即便捂住耳朵,他还是可以听到有人叫他。
这种感觉很难受。
他感觉头痛。又像是发烧,头钝钝的。
感觉黑暗中有谁,打了他。他昏过去了。
‖☆4
醒来时他是被方天大揪着领子吵醒的。
对方的脸很是愤怒。
是自己夜探方宅的事情被发现了?
随着视线慢慢清晰,他看见后边的无情脸上满是吃惊。
什么啊,至于么。
方天大揪着他的领子问他,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我只是夜。。。】
但他随即发现不对了。方天大紧盯着他的衣服。
他低下头。身上原本穿着的黑色外套不见了。不知被谁套上了一件看起来像古装的衣服。
方天大给了他一拳。
【你为什么要穿我家少爷的衣服!】
【你家少爷?你不是说方家无后的嘛?】抓住了方天大的马脚,方天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但那笑随即消失了。
【我还想问你呢。】方天谬揉了揉被打的地方,问他【这衣服不是我穿的。】
两拨人面面相觑。
那这衣服,是谁给穿的?[/cp]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