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方谬神探,旧居04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方谬水仙】旧居-04
☆准备复习会考。暂时隐居。
☆b站id@saviet

方天大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他的喉结快速上下滑动,但看起来像是不情愿的咽了块烧红的铁。
“真的不是你?”
“你觉得呢?”方天谬习惯性的挑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但显然,这时,这个带有挑衅意味令人不满的神情已经无法惹怒方天大了。他显然沉浸在了是谁令这个外来人穿上了旧主人的衣服的可怖的事情中去。
他带着点溺水的人脸上才会体现的绝望。好像有人逼着他猜出秘密,否则就宰了他一样。
“怎样?你是不是有点事情告诉我?”
方天大看他。
“你家少爷的衣服?”方天谬扯了扯身上的内块布料。他的西装被脱下来了,放在不远处。还整整齐齐叠了起来。他的身上只剩里边内件衬衣,外面不伦不类的套了件褂子。料子很好,很滑。确实是上等人家里的东西。令人出奇的是保存的也很好,没有什么恐怖小说里常有的腐尸味。
“你不说么?那让我来猜猜?”方天谬站起身,去检查他的西服。“你在这家宅子里住过。但是真奇怪。你在这家宅子里居住的时候,已经是个青年人了。但你现在,看起来,”他回身,指向方天大,“显然还是个青年人。”
他的西服只是看起来被叠了起来。事实上,那看起来像是某个动手能力极差的贵族少爷,某一天突发奇想模仿下人工作的失败产物。
“你离开了宅子。但你又坚持每次都要回来。说明你很喜欢这里。你舍不得离开,不然大可以远走高飞。你的女朋友也很苦啊。跟着你这个怪物过了这么多年,独自两个活在这被诅咒的村子。不辛苦么?”
“你又知道什么!”方天大还未反应,一旁的无情便率先发了难。“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天大也不至于如此!都是你的错,方天谬!都是你的错!”
“无情!住手!”方天大拦住想要冲过来的女人,高声叫到“这不是他!少爷已经走了很久了!就算他们长得再像也不会是一个人的!”
“啧。”方天谬索性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回来,两眼紧盯着内对男女,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来“你们最好解释一下。”
闹剧暂时结束了。
无情坐在沙发的一边,低垂着头,并未言语。方天大坐在另外一边,不时的盯着她看,一边对坐在太师椅上的方天谬解释。
“你猜的八九不离十。真是奇怪。连聪明这一点上,你都像极了我家少爷。”
“你家少爷。”
“嗯。我叫方天大,这家,是方十三娘的。”
“远近闻名的女富豪,方家村的领头羊。说重点。”
“方十三娘的丈夫早去,她自己把儿子拉扯大,也就是我家少爷。我是从小和少爷一起长大的。少爷他一直被夫人宠着,脑子也算不得灵光。不过好在是上天保佑,少爷一直平安无事的成长着。直到有一次,少爷他去了一个叫夜叉村的地方,突发高烧,智商变得超乎常人,后来,少爷就会经常高烧,每次都破了奇案,人们便叫他神探。”
“然后呢,这和你身上的诅咒有什么关系。”
“他们说,少爷身上的内个现象,八成是中邪了。”方天大咬咬下唇,显然是对接下来要讲述的东西有什么不好的回忆,“我们都说,无所谓的,也没危害。反正每次发烧只是智商变高了。但是后来,他们说少爷杀了人。我们才觉得不对。附在少爷身上的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于是方家村便举行了驱鬼仪式。”
“结果如何?”
“被赶走的,是我家少爷。留下来的,是内个坏的东西。村民们都很怕,说要把少爷杀了。夫人以封印为由,把少爷锁在家里。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直到少爷死了的内天,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方家村当年主张杀掉少爷的村民,和夫人,都不见了。只有无情这样不知情的人活了下来。大家都说这里不干净,都搬走了。就只有我们两个留在这里。”
“嗯。原来是这样。难怪这里这么人烟稀少,那你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惊讶?”
“因为你和我家少爷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方天谬了然的点头。他忽然想起在凉亭见面时,方天大听到他的自我介绍时惊愕的脸。
“那你家少爷。。。是不是也叫方天谬?”
在方天谬有些动摇的眼神中,方天大缓慢的点了点头。[/cp]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