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张卫健☆】JOJO/拔杯/守望先锋/盘龙/刀剑/阴阳师/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

方谬神探,旧居04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方谬水仙】旧居-04
☆准备复习会考。暂时隐居。
☆b站id@saviet

方天大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他的喉结快速上下滑动,但看起来像是不情愿的咽了块烧红的铁。
“真的不是你?”
“你觉得呢?”方天谬习惯性的挑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但显然,这时,这个带有挑衅意味令人不满的神情已经无法惹怒方天大了。他显然沉浸在了是谁令这个外来人穿上了旧主人的衣服的可怖的事情中去。
他带着点溺水的人脸上才会体现的绝望。好像有人逼着他猜出秘密,否则就宰了他一样。
“怎样?你是不是有点事情告诉我?”
方天大看他。
“你家少爷的衣服?”方天谬扯了扯身上的内块布料。他的西装被脱下来了,放在不远处。还整整齐齐叠了起来。他的身上只剩里边内件衬衣,外面不伦不类的套了件褂子。料子很好,很滑。确实是上等人家里的东西。令人出奇的是保存的也很好,没有什么恐怖小说里常有的腐尸味。
“你不说么?那让我来猜猜?”方天谬站起身,去检查他的西服。“你在这家宅子里住过。但是真奇怪。你在这家宅子里居住的时候,已经是个青年人了。但你现在,看起来,”他回身,指向方天大,“显然还是个青年人。”
他的西服只是看起来被叠了起来。事实上,那看起来像是某个动手能力极差的贵族少爷,某一天突发奇想模仿下人工作的失败产物。
“你离开了宅子。但你又坚持每次都要回来。说明你很喜欢这里。你舍不得离开,不然大可以远走高飞。你的女朋友也很苦啊。跟着你这个怪物过了这么多年,独自两个活在这被诅咒的村子。不辛苦么?”
“你又知道什么!”方天大还未反应,一旁的无情便率先发了难。“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天大也不至于如此!都是你的错,方天谬!都是你的错!”
“无情!住手!”方天大拦住想要冲过来的女人,高声叫到“这不是他!少爷已经走了很久了!就算他们长得再像也不会是一个人的!”
“啧。”方天谬索性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回来,两眼紧盯着内对男女,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来“你们最好解释一下。”
闹剧暂时结束了。
无情坐在沙发的一边,低垂着头,并未言语。方天大坐在另外一边,不时的盯着她看,一边对坐在太师椅上的方天谬解释。
“你猜的八九不离十。真是奇怪。连聪明这一点上,你都像极了我家少爷。”
“你家少爷。”
“嗯。我叫方天大,这家,是方十三娘的。”
“远近闻名的女富豪,方家村的领头羊。说重点。”
“方十三娘的丈夫早去,她自己把儿子拉扯大,也就是我家少爷。我是从小和少爷一起长大的。少爷他一直被夫人宠着,脑子也算不得灵光。不过好在是上天保佑,少爷一直平安无事的成长着。直到有一次,少爷他去了一个叫夜叉村的地方,突发高烧,智商变得超乎常人,后来,少爷就会经常高烧,每次都破了奇案,人们便叫他神探。”
“然后呢,这和你身上的诅咒有什么关系。”
“他们说,少爷身上的内个现象,八成是中邪了。”方天大咬咬下唇,显然是对接下来要讲述的东西有什么不好的回忆,“我们都说,无所谓的,也没危害。反正每次发烧只是智商变高了。但是后来,他们说少爷杀了人。我们才觉得不对。附在少爷身上的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于是方家村便举行了驱鬼仪式。”
“结果如何?”
“被赶走的,是我家少爷。留下来的,是内个坏的东西。村民们都很怕,说要把少爷杀了。夫人以封印为由,把少爷锁在家里。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直到少爷死了的内天,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方家村当年主张杀掉少爷的村民,和夫人,都不见了。只有无情这样不知情的人活了下来。大家都说这里不干净,都搬走了。就只有我们两个留在这里。”
“嗯。原来是这样。难怪这里这么人烟稀少,那你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惊讶?”
“因为你和我家少爷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方天谬了然的点头。他忽然想起在凉亭见面时,方天大听到他的自我介绍时惊愕的脸。
“那你家少爷。。。是不是也叫方天谬?”
在方天谬有些动摇的眼神中,方天大缓慢的点了点头。[/cp]

方谬神探。旧居03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03
☆端午不放假:D学校可真是。
☆滚去看加勒比海盗,杰克我来了。:D
‖☆1
这确确实实是所破旧的旧居。他起初还以为是方天大骗他,现在看来却是真的。似乎除了前堂是方天大偶尔来点灯以外,剩下的房间都是没动过的。就连通往后屋的国道都被倾斜倒下的柱子拦住了去路。
不过这可拦不住他。
他致力于探寻点什么出来。
他先是确定了周围的墙上没有什么可辨识的灰尘,找了块看起来结实的墙,后退下蹲借力,便是蹭蹭的疾步连蹬上了墙,又踩了那倾斜的柱子的上段,才稳稳的落在了那头。他回身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很好。从外人来看的角度来说,在柱子里边的脚印怕是怎么踩都看不到了。而且他刚才在柱子上留下的脚印,即便是举高火折子都看不到。方天大肯定看不出来他进来过。
解决了这一切,他便继续向里走。虽然方天大确实没来过这里,但那倒下的柱子,怎么看都是人为的。虽然这么老的旧居,却肯定不至于柱子都离体崩析。
这么推理的话,这柱子反而更像是外面的人放置在这里的。
那目的呢?
是为了防止别人进来?
还是说。。。是为了防止什么东西出来?
他又想起方天大内个犹豫的眼神。
这么一边想着,他便进入了某个房间。一旁的桌子上摆着各类像极了化学试剂的瓶瓶罐罐。某个人体穴位的针灸模型不知被哪个贪玩的家伙用毛笔画上了衣服。在一旁有个布兜,抖出来几粒黑色的药丸,也不知可不可以吃了。他闲的无事,便把模型和药丸带在包裹里。
这时,他看见桌上有本笔记。
署名是方天大。
‖☆2
方天大看来不止来过这里。他很有可能还在这里住过。但内个叫司徒无情的,对这家的了解却全像是市井消息,不过,也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他把笔记也收了起来。
下一个屋子显然是个女人的屋子。虽然被时光侵蚀了,但这并不影响方天谬看出这女主人以前的干练。陈在屋子里的摆设个个都是整齐的,纱床的帘也好好的收了起来。可用的东西却是不多。
第三个屋子是间婚房。屋子里有两个人共同生活的气息。褪色的床单也许以前是鲜艳的红色。花瓶里的花都枯了。
最后一间卧室。入目的是桌子上摆放的留声机,铜管都有些暗了。其他的倒是简简单单,中间有个小圆桌,是喝茶用的。
似乎方家所有的房间都在这里了。
但方天谬觉得不对劲。
他总觉得自己来过这里。虽然对刚才的四个房间想不起更多的细节,但他总觉得是熟悉的。而他也总觉得,方家应该有第五个房间。
那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只有一盏铁窗,透着蓝色的幽幽的光。房间里常常只有他自己,和另外一个人。
他显然忘记了另外一个人的面貌。他并非没耐性,想了几分钟便停止思考。而是他听见一个声音,叫他弟弟。
‖☆3
内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又像是从身体里发出来的。即便捂住耳朵,他还是可以听到有人叫他。
这种感觉很难受。
他感觉头痛。又像是发烧,头钝钝的。
感觉黑暗中有谁,打了他。他昏过去了。
‖☆4
醒来时他是被方天大揪着领子吵醒的。
对方的脸很是愤怒。
是自己夜探方宅的事情被发现了?
随着视线慢慢清晰,他看见后边的无情脸上满是吃惊。
什么啊,至于么。
方天大揪着他的领子问他,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我只是夜。。。】
但他随即发现不对了。方天大紧盯着他的衣服。
他低下头。身上原本穿着的黑色外套不见了。不知被谁套上了一件看起来像古装的衣服。
方天大给了他一拳。
【你为什么要穿我家少爷的衣服!】
【你家少爷?你不是说方家无后的嘛?】抓住了方天大的马脚,方天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但那笑随即消失了。
【我还想问你呢。】方天谬揉了揉被打的地方,问他【这衣服不是我穿的。】
两拨人面面相觑。
那这衣服,是谁给穿的?[/cp]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1.2

首更微博@墨铭炎玦。
[cp]#张卫健##方谬神探#
【方谬神探/水仙】旧宅-01
雨下了好久。
他就躲在凉亭里。
眼见得是细密的雨幕,即便闭上眼不去看也无法过滤掉淅淅沥沥的雨声。池塘里似乎还应该有雨打醉荷的声音,然后荷花就不停的被雨滴压弯,就像那一低头的娇羞一样。也许雨滴又汇集成了细密的水摊,像银色的流体,忽然在某一刻倾泻成波。
但是没有。
这雨打荷的美景,不过是他的想象。
这是座荒废的庭院。大概是民国时期的建筑了,某座大户人家的住宅。
他不肯去屋里。即便是为了避雨不得已的,他也不愿意。擅闯别人家是不太好的。于是他只肯待在凉亭里,即便在这里被雨困住的,只有他一个。没人会对他进不进别人家大屋的行为多加评论。
他觉得似乎这个池子里就应该有荷花的。有人应该在桥下看他。笑的很开朗,很温暖。然后他看回去,两人的眉眼在夏日的天光和醉人的香气中晕染开来。
但他不记得那是谁,又是在什么时候。
他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这独自的平静很快被人打破了。
某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冲了进来,是一男一女,男的留着当下年轻小生常用的蓬松发型,却带着有些呆板的眼镜。女的梳着干练的短发,眼中是犀利的光。看起来是典型的肉食女和草食男啊。
“雨真大!”男的说到“你也是来找方家的秘密的嘛?”
“别随随便便的和人搭讪。”女的在一旁提醒说。
“无所谓啦。反正现在这个点来到这个方家村的大多数都是为内个来的。”
“秘密?”
“嗯?!难道你不是为这个来的?”
他摇摇头。男人的脸上现出了后悔的神情。
“算了。你来到这里,怕也不是什么寻常人。普通人那会来这个鬼地方。”男人这次小心翼翼的和女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是得到了她的许可,才介绍自己说:“我叫方天大。是这个村子的幸存者。她是司徒无情,我的未婚妻。”
他看向这两人。
“你呢?”对方催促他的答案。
“我叫。。。方天谬。”
对面的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气,仿佛他的名字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同时,他喃喃的说了什么。
天空一声惊雷。紧接着,明亮的闪电刺破了暗黑的苍穹,仿佛那一刻什么怪物在窥视人间。
那电光间,方天大的脸白的吓人。
【方谬神探/水仙】旧居-02
方天大脸上的惊讶并未消去。
他和无情相视一眼,无情似乎要说什么,急着去拉他的手。但方天大又挣脱了。
“只是巧合罢了。”方天大只对无情说了这么一句,便回身问他“打雷了。和我们进屋去吧?这里年久失修,连个避雷针都没有。”
方天谬点点头。
方天大拉着他进了这所旧居的大屋。房间里老旧的雕花木桌上满是灰尘,藤椅了腐烂的碎了,已是不能坐人。方天大点了只火折子,把屋里的油灯点了。
“你常来。”方天谬出声说到,用的是坚定不移的陈述句。
“怎么会呢,灰尘都积了这么多的。”
“是啊。但老屋子里这么多年的油灯都烧不完的?”
“。。。”方天大的眼睛盯着烛光出神。烛光偶尔摇曳,他的影子映在斑驳了墙纸的惨败墙面上也弯弯曲曲的,看起来张牙舞爪。“我偶尔来添。”
“为什么要添?你们有事吗?常来这里?”
“这家的人对我有恩。”
方天谬点点头。再谈下去,方天大怕是要恼了。他现在脸上已显现出抗拒的神情来。
他转而观察这间屋子,这间他刚才独自避雨时不肯进来的屋子。
屋子同它的外观一样破旧。是典型的民国旧居,除了方天大常添的油灯有点现实感以外,其他地方都像是电影里的布景,可以出现在上世纪的黑白片里,或者是某种诡异的游戏里。
“这家人姓什么?”
“当然是姓方。”无情说到。方天大不知去了哪里。“这里是方家村,个个都姓方。”
“那叫什么?”
“这间宅子是过去远近闻名的一个女强人家的。丈夫走得早,自己一个养活一家人,还开了商行,又有身手,很了不起的,人家都敬她一句方十三娘,方家村里没人不给他们面子。”
“然后呢?”
“然后?再强的人也有生老病死的内一天。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白骨都烂了几分。”
“没留后?”
“没有。”无情回答的很干脆,不像撒谎的样子。
但方天谬觉得不对。他觉得方十三娘这名字好熟悉,这间宅子也好熟悉,他家应该有个儿子。
但内个孩子应该叫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还是他的错觉?
他连自己是谁,从哪里来都不记得。脑海中只在方天大问他时模模糊糊的出现了方天谬这三个字眼,但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而来,怎么出现在这宅子附近的,通通想不起来了。
“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我收拾了间屋子给你。村里人少,家家屋里都没有空地。只能委屈你了。”方天大回来了,手里提着盏新油灯,显然是刚才去给他收拾了某件屋子。
反正他也不介意自己睡哪里。他现在只想好好想想自己的脑袋里还有些什么。
他礼貌的道谢并接过油灯,目送方天大和无情离开方宅。
对方顶着雨离开了,背影没多久就消失在雨幕中。
顶着雨也要来这宅子里,真是够奇怪的。
他接下来打算好好探探这所宅子了。

【方谬神探/方天谬水仙】黑因-02

☆也挺佩服我自己的,方谬神探还没补到黑谬出场就在这里扯。如果哪里原作设定搞错了记得告诉我。以及围脖 @墨铭炎玦,欢迎蜜饯来玩。
☆本章傻子谬攻气注意!两人互撩注意!
☆依旧娱乐,勿上升演员高度。

世间求不可得的东西总是很多。比如他身边内些因花非花而死得人,还有因他自己而死的人。
该发生的大概总是要发生的。他一直觉得花非花是某天突然出现的,就像天降横祸这个词所描述的一样。
直到最近在梦中和另外一个自己聊的频繁了,有些事情才慢慢明白,原来当年发生无头夜叉案的时候,那时教了寡妇用钢丝杀人的人就是花非花。
另外一个自己只斜斜撇了一眼自己傻楞的表情就不再说话。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
另一个自己如此说。
方天谬觉得这话没错。
可遇不可求,让人难过的事情太多了。大概人只有这么觉得,才会心里好过一点。他现在每年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给无量阿头烧纸,给笑佛,给两个好兄弟。其实家里的人大概也都是知道他的行踪的,不然他们怎么会放任傻子谬自己瞎跑呢?
【你说人个个都说命中注定,是为了给自己点安慰吗?】
【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自己没脑子相通,就只好找个借口来找到解释罢了。】
【那你说我遇到你算不算命中注定呢?】
自己的半身看了过来。方天谬继续说【如果我没去探案的话,我就不会发烧,我不发烧的话,就不会遇见你了。可是如果我不发烧的话,一定会被当成凶手被村民打死的吧。所以那时候的我,只有两条路。要么是遇见你,要么被人打死。】
空气中太过安静。方天谬盯着内扇梦里的铁窗,栏杆中射进的微光照亮的地方形成了浅浅的光柱,空气中的灰尘正缓缓移动。
【谬论。】良久,对方才回到。
【我和你的名字本来就叫方天谬,说点谬论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哼。】
方天谬走到了半身的面前。他很认真的把对方嘴中的烟抽下来,问他:
【那你同不同意这个谬论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过进了。方天谬还特地把对方的西装帽向上推了推,使得对方的眼睛无处可逃。每次他有事问他,他总是眼睑半合,来避开他的目光,或者干脆把眼睛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之中。
【我同意。】对方忽然笑了,而且笑意盈盈,和之前对老婆仔装出来的柔情完全不同,看起来是真心实意的。
【哦。】
命中注定的事情也可以有很多。但承认不承认,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安d/pray

[cp]#张卫健##安d##许志安#
☆坦白说某人的神父装让我有些不可说的小心思。大概就是太过虔诚导致有些想要去触摸去感受的心态。总结起来就是prprprprprp。
☆请勿叨扰真人。个人臆断脑洞,请勿当真。

他的母亲走了。这是为什么呢?只记得某个出名的作家说过,当父亲走了,仿佛平生第一次窥见某道可怕的黑暗的裂缝,和裂缝背后的。
这一准则对母亲也适用。
他打电话给他。在电话接通前试图给自己找出一个答案。
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呢?
是化作了世间的一种风,一种香味,尘土,空气,还是灵魂?是不是她还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看不到了?
关于人死后去了哪里的假说太多太多。
他要相信哪一个?
电话接通了。
对方沉闷的问他,怎么了?
【我母亲走了。】
对方有些沉默。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我相信你母亲的灵魂会在天堂过得很好。她生前是很好的人。】
【我知道。】
那之后又陆陆续续讲了什么。
他不信教,却莫名的为对方的话而安心。
【逝者已逝,生者犹在。】[/cp]

【安d】网路不通。


☆娱乐。请勿较真,勿叨扰真人。

许先生是四子之中最黏腻,关心他人的内个。虽然不是大哥,但自身比较感性,据说还出现过因不联系误认为对方得绝症的状况。
张先生则是相反。虽然在大事上的决策也十分令人信服,但生活中撒娇种种,简直就没个大哥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关心兄弟们。也不意味着他做不了大哥的身份。即便这样,他还是叫兄弟们宠着的。其中宠的最为厉害,最为首当其冲,最为心甘情愿心安理得的,大概就是许生了。
许生和张生关系超好的来着。尽管两人的对话大多是许生发起,许生结束,然后许生只记得电话挂断后的一串串忙音,仿佛那嘟嘟声是帮助他回忆谈话的什么金钥匙,直通记忆宫殿的内种。然后每次电话便不可控的,听着忙音,直到自动消声。
后来时光变迁,时代发展。
电话已不再出现忙音了,接线生温柔的声音似乎是老电影里看过的虚拟情节,那之后的通话向来干净利落。偶尔两人也靠短信传情。
少了内点忙音,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那之后时代给的无所适从感更为强烈。他去唱歌。另一个不得不北上去发展,把事业的中心压在演戏上。
那时的每晚,他都在夜晚的凉风里听着机械内边的声音。客途秋恨的调子还记得,都是不断循环的凉,台词是,香港的晚风也是。日子过一点,就变成习惯性的打开收件箱。填充的文字是字母的简写,真正的含义只有发回短信询问才知。到了更现代化一点的日子,便是他的微博。
何时呢?变成这样。甚至于两人在同个剧组工作都忍不住拿出手机,然后醒悟,看着身边对着梳妆镜入神的人发愣。
许生觉得自己是网络上瘾。或者是电子产品中毒。这可能比内个电影中客串过得刷牙症患者都要可怕。因为一旦和别人说起自己忍不住去关注某人是否发来的信息,他只笑话你多情,细腻。
这是个没答案的解答题。
或者有答案,但他没法说。

【张卫健/许志安】liar.

☆朋友的梗。dk在两岸三地的综艺风格总是不一样呢,大陆严肃,香港贱萌,台湾乖巧。朋友说可以把这个当做人格梗来玩。有关于这个梗要怎么进行的灵感的朋友欢迎和我交流。
☆cp为安d,友情兄弟向,纯属娱乐,请勿认真。背景是72小时拍戏挤出档期的dk和安仔。

现在是傍晚,临水的晚风带来了些清凉。电话的扩音器忙音不断,最后自动断线。他刚刚进行完同张生的对话。对方在拍戏,很认真的在不算的远的北方打拼,昨晚问候时还在揣测着台词,问他某个包袱好不好笑。
【档期很忙的啊。】
最后他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同对方嘱咐了些什么,吃饭穿衣防冻防热,这十几年千篇一律的口吻,怕是连对方的母亲都要嫌烦。
自己的演唱会也没什么的吗。
张生去了北方打拼。他若是不去,怕是红馆一年当中的十场演唱会,一场必是许志安的,另一场,是张卫健的吧。大家都认识了这么久,也没必要老是来做自己演唱会的帮手。
他说服自己。凉风吹的他浑浑噩噩,凉风有信的台词,不知谁在说。北京的夜晚也冷吗?
香港好冷的。夜晚好冷的。
他回了家。对话的细节似乎都忘却了,只有他不来这个结果。
可他停不下来。脑子似乎是中了点病毒。他在拍什么,哪一场?内个包袱好笑吗?
不停的有工作人员来回的穿。有人扯了扯他的演唱服,粉扑笔刷在脸上游走。
直到演唱会前的那一小段时间,他说服自己。
演唱会开始了。
许志安还是内个许志安。
演唱会很顺利。他彻底的忘了张卫健不来的事。
最后一首歌了。
他开口,唱到第三句,听见了张卫健的声音。
我莫不是魔怔了。他回头,某人从升降台上走出来,同他一起唱,然后看见他眼波流转,就反客为主的喊停。
【我感觉今天的粉丝都是冲我来的嘛!】
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站上这个舞台?
【不过的,确实了,许志安是不知道我要来的。】他环住了他的脖子。【得啦,帮你跟观众解释清楚了。】
你不是说你不来的么?
张生拿出一直以来的流利语速,解释自己怎样的坚持72小时拍戏,只为了挤出一个晚上来好朋友的演唱会。
your liar.
他被骗了,然后又被在一个无法责怪与质问的舞台上听到答案的谜底。
毕竟另一个人的谎言想来是高明的,而他总是受着的。

【方谬神探/黑白】黑因-01

☆掉入张卫健的坑爬不出来了。
☆cp为方谬神探中黑谬x傻谬的水仙cp。
☆请勿将影视同人上升到演员高度。【强调】

【树上有个瞭望者,树下有个躲藏者。】
一花两果,说的就是他自己吧。聪明的谬谬消失已经好久了,大家都还蛮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花非花也死去了,日子过得还是蛮美满的。
但失去了另一个自己的消息,总还是有点小在意。尽管他已经完全不需要聪明的谬谬的帮助了,尽管思念自己这事他还是很奇怪,尽管这份挂记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他还是固执的想着。
没关系哒,反正老板娘那么宠他,他多想一会也肯定不会怪他的。
这么想着,某天的梦里另一个自己忽然就出现了。
交流总是无言的。
对方什么都不说,只是盯着他看,听到他问你看什么也不回答,良久才嘴角勾起了熟悉的坏笑,说道
【傻子,过得蛮好的嘛。】
那是自然的了。但他却没有讲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次赤裸的观察不过是狐假虎威,他在外面的行径,对方多半是知晓的。
【你呢?】他只这么回答。不说是关于你的什么,问对方的心情呢?还是处境呢?他不明白为什么面对自己他也要这么困惑,但对方一直都是迷。
而且解答的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他不得不用自己刚刚觉悟的这点小智慧来想方设法的套话。
但这伎俩根本不够看。对方嗤笑一声,拿出烟卷,又点燃火柴引了,只深深一口,又懒庸的缓缓把烟雾喷他一脸,问他【我的什么?】
难怪游小倩那么喜欢发烧的我。
他只得这么感慨,可惜对方的低音炮对自己不起作用。
他只得坐在某张沙发上,想象那就是他的床,渴望继续休息。
身边的某处下陷了,鼻子里充斥着烟叶的味道。

【寻秦记/盘龙】万味-02

☆为了表示我还在,小小的更。最近掉到了名为张卫健的无底洞里无法自拔,没办法我换圈速度可能比女生换衣服速度还快。不过为了大家,还是小小的更。

02-珍珠奶茶
项少龙大概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日日夜夜挂念着一件事的纠结感。他向来是敢想敢做的人,始终奉行着不要后悔的原则,手头的事没有超过三天的。
但显然,这次的情况不一样了。
他十分迫切的想要验证对方的真身,却又害怕对方转身逃进了人群之中,他们之间那点薄弱的联系也就此断开了。
不过不知是因为买了许多酥糕的缘故,还是死皮赖脸的纠缠着赵政的缘故,又或者是以买酥糕为由纠缠赵政的缘故,他总算是如愿以偿得到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他想约对方出来。一个大男人约另外一个大男人出来约会的讲法始终是怪怪的。
项少龙听着电话的忙音,单调的嘟嘟声不断重复。
要讲什么好呢?我想和你出来喝茶?九龙区的有间茶楼风景不错?
就在他漫无目的思考时,电话早已接通了。对方迟疑了许久,才传来一句,喂?
项少龙慌了阵脚。他刚才心里构思好的二十字的概述全都不翼而飞了。
他定了定神,讲到【我是项少龙。】
【有什么事吗?】
【要出去喝茶吗?】
【好啊。在哪里?】
对方答应的轻而易举。他告诉了对方地点。
然后他就在一家朴素的饮品店里同对方互相看着。他裹着吸管,有颗珍珠就内样不上不下的卡在哪里。
【项先生,约我出来又默不做声,不太好吧?】
项少龙猛地吸了一口奶茶,却忘了内颗圆滚的小家伙。他握手成拳,猛烈的咳了几声,然后用还带着点生理性盐水的眼睛盯着赵政,严肃的开口说,
【我想和你学做一盒苏。】

感谢十大奇冤让我遇到你,知道你。喜欢dk到现在十二天,从许多年前十大奇冤的惊泓一瞥,到之前看童年回忆电影电视集,我才知道你演过那么多,对比我年长的那一代人来说是多么的不可割舍。我恨生不逢时,我的童年充斥的不是你。截止到现在,我正在补你的电视剧,蜜饯们的剪辑。我开始去了解你的过往,你的跌宕。你是个细腻得人,知道的越多,越让人钦佩,喜欢的越久,越觉得带感。就像酒一样。我不信教,但我依旧感谢主把天赋赐予给你,感谢他把你带到这世间,带到我们面前。我今后会一直喜欢你。从你的演绎,到你的bigfour,到你的不计前嫌的大帅哥,今后一直一直,站在你身后。你说要给自己的开始在tvb画个句号,但你的征途却从没有,我们的,也同样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