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et

人性自走新坑挖掘机/望爱情而谄媚,望做梦而失眠/喜欢啥写啥的自我主义者,且写且珍惜。

百粉点文

突然发现不知不觉百fo了??我都这么淡圈个老鸽子了。。。那就我过去写过的tag,或者没写完的文里,点一些粉丝的要求满足一下。
要求如下:
1。粉丝指明
2。一人最多一篇。
3。没别的了。
4。只有五个名额,先到先得。爱玩不玩w

跳坑血界战线。悄咪咪。

言切——victim番外,切嗣生贺。

☆切嗣光棍节生日快乐。大概是这一点你才有内个虐到人哭的新宝具慕间:)这个生日,祝你和麻婆一起吃麻婆到辣哭。

男人今天拿回来的不是他吃惯了的汉堡。倒不如说,其实很早以前,自己名义上的同居人就已经开始督促他吃些健康的食物。
但今天不太一样。言峰绮礼为他带回了一份蛋糕。
他紧盯着外道的心理医生。对方没说话,只是从橱柜中抽出两个干净的瓷盘。供使用的餐具依旧是塑料的。
【真蠢。】切嗣说【搞得好像我不会摔破盘子来攻击你似得。】
【你不会。】言峰绮礼说,然后切了一块蛋糕伸到切嗣的嘴边。【你上次内样做所留下的上还没好。】
切嗣气恼的想着自己上次反抗未果被殴打的地方。他差点就逃出去了,谁料想被他敲破了头的非正常心理医生从血泊中爬起来给了他一下。
【怎么想到买蛋糕?】
【你的就诊登记上显示你的生日是今天。】
【这种东西随时都可以造假。】切嗣顿时觉得无聊。
言峰绮礼没动。他依旧沉默着,举着内块蛋糕。
良久,他过来钳住切嗣的下颚,强迫他张开嘴,把蛋糕放进去,宣布说【那就是今天吧。】

2
士弓士场合。避者自退。

【老爹还没消息吗?】卫宫士郎坐在沙发上,难得在archer面前露出迷茫的眼神。每年的今天为了庆祝切嗣的生日,他都会抛弃一切事物回来,学校里曾经还有朋友开玩笑称这天为【老好人的休息日】。他今天也固定着多年的生物钟,抱着难得给切嗣放行而买的甜品,却想起切嗣作为犯罪者失踪的现实。
桌子上还有另一份蛋糕。
那是archer买的。
他一度好奇过archer的身份。
最后在其上司凛的资料协助下,才得知了archer的真名,【卫宫士郎】。
并非是什么恶作剧。
对方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切嗣相遇的另一个【卫宫士郎】,作为后辈,进入了切嗣工作的地方,真正的当着正义的伙伴。
【切嗣难道是个起名废吗。】苦苦思索的士郎最后只得如此吐槽。
【别随便说切嗣坏话。】来自下班回家的同居人。
被敲了头的士郎倒也没恼,他看着archer,问他【明天再去东街问问情报吧?】
少语的同居人轻轻嗯了一声以示回应。

言切。脑洞。毕业。

等高三毕业。
切嗣入住了某栋古宅。古宅之中住这两个幽灵,分别是五次峰和四次峰。四次峰很黏人,带着对生者的渴望和好奇。五次峰追求愉悦,偶尔会吓吓切嗣。切嗣一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后来也就放心了。直到某天醒来时发现四次峰趴在自己身上睡觉,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开始被同化了,隔壁的士郎也经常开始看不到自己。正想着一定要逃出去的时候,五次峰开始阻挠的令人困扰的故事。

言切。脑洞。记一下,毕业写

卫宫家是冬木市黑帮。矩贤是创始人,切嗣不想继承,但红a为了保有本地势力去当了老大这样。时辰是jc局长。切嗣去做老师,言峰是学生,后来跟在吉尔身边,以新兴黑帮的身份打压卫宫家。就是言峰绑了切嗣痴汉,红a不顾一切去救之类的故事。士郎是个普通人,jc,和切嗣关系很好这样。士弓,言切,吃吗。

来一波新的py好友,安卓服,弓呆一破后会考虑放弓阶。最好都是萌新,天天嫖我家韦伯黑狗给我友情点的内种w

等卫宫士郎落地我就抽卡,估计确定了,以后就吃ubw原作的士弓和弓士惹!卫宫家的怎么都那么可爱啊!`_>`感觉心情舒爽的想做完过去三年的高考题。

言切blind

☆愉悦学生会长言峰x暂时不可视切嗣
☆父控士郎,红a有

他正扶着墙往外走。周围吵闹的人流的声音告诉他,现在是人流高峰。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沿着墙往外,希望别人注意到他眼睛上的绷带,不要撞到他。
他今天拒绝了后辈emiya的请求。对方握着他的手,诚恳的说,让我照顾你,切嗣。声音传来的位置有些模糊,甚至给了他一种说话人是单膝跪地的错觉。
不能在继续麻烦士郎和emiya了。
但其实也并不是没被撞到过。毕竟人太多了,分不清来源的抱怨声“看不见的瞎子就别挡道啊”之类的话语也是有的。
但今天似乎格外的顺利。

2
在卫宫切嗣所看不见的地方,或者说,他现在哪里都看不见,言峰绮礼正站在他身后。
他看着卫宫切嗣扶着墙缓慢的移动着自己。往日那么自立且具有能力的家伙,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看不见的困境吗?
有些【调皮】的家伙打算推切嗣一把。他面无表情的看过去,学生会的胸章展示着。然后,这几个家伙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3
“今天的学生会长是在守护着眼睛不方便的同学吗,可真贴心啊。”

4
深夜。
最近在走廊上走,已经没人会撞到自己了。是士郎或者emiya在旁边帮忙的缘故吗?
改天还是去谢谢他们吧。
这么想的切嗣,睡着了。
但显然并不安分。他做了某个深海的梦,看不清的手向下拉他,伴随着呼吸不能的窒息感。
他惊醒了。但不能呼吸的感觉并没改善。
有人在亲吻着自己。
同时,身上游走的手也不是梦。
然而一个看不见得人又能抵挡到何程度呢?
“混蛋,你到底是谁?!”
回答他的是听不出声音的低笑。
夜还很长。

言切victim-03

☆果然还是想写士弓。不过鉴于不是原作设定所以也不会太露骨。大家当纯洁的男孩子羁绊看就好。我对士弓的兴趣果然只建立在原作基础上。
☆没大纲,日后可能剧情混乱。高三,请珍惜为数不多的更新。

来到言峰的家中,他小小的吃惊的一下。心理医生的收入绝不会低。但对方的家里看起来却是某种极端,卧室单调极了,只有必备的家具,客厅却十足豪华,几乎连接了天花板的酒柜里却空无一物。
通讯之类的被隔绝了。电话之类的东西打一开始就没看过。只有电视还可以看,但内容也只是常人家有的内些新闻到连续剧,连个自订阅的频道都没有。没有收藏的影音。一切都没有。
这家伙的家,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
然而言峰回家的时候,却似乎有了点生气。抛却第一天他没问过切嗣意见而擅自带回来的不像是人间产物的中华料理,之后他会想起切嗣那日谴责的目光然后提前问问他吃什么。【某种意义上他连续三天得到汉堡的回答后就懒得继续问了。】
他会很普通的帮行动不便的切嗣做事,抱他上床,熟悉的仿佛两人早已同居许久一般。
然而切嗣的心并不会因此而放松警惕。
他始终没有忘记那日爱丽头上滴下来的红色。
尽管如此,暂时是回不去了。
他突然明白言峰那日允许他的轮椅沾上血迹的原因。电视里取代了他和舞弥职位的年轻警探saber带着沉痛说出了对自己同事爱丽的深深关心,以及内个推断。
凶手是卫宫切嗣。
现场有争执的痕迹。爱丽是在门口受袭的。但血迹没有在哪里汇集,反而是有被移动的痕迹。屋子里有轮椅的痕迹。恐怕是卫宫切嗣守候在门口,对无设防的妻子发动了袭击,之后爱丽倒在了他的轮椅上,他把爱丽搬运到了沙发上。
记者问,卫宫切嗣不是以前的调查员吗?爱丽不是他的妻子吗?
saber低下了头。她喃喃地说,他,已经不是切嗣了。自那件事之后。
看着新闻的卫宫切嗣觉得有点反胃。他变了,他怎么变了?他对爱丽做了什么?凶手怎么可能是他?
他想的太过出神,以至于言峰回家时,他都要观察是否有机可乘的习惯都没能保持。
"他们以为凶手是我。这就是你的目的之一?"
“你现在除了带在我这儿似乎也没别的去路了。”言峰把晚餐放在桌子上,“我可是煞费苦心的包庇着杀人犯呢。”
卫宫切嗣没说话。他闭上了眼。
saber提到了内件事。
离自己的老底被人毫不在意的揭开,还剩多久?
他得尽快的逃出去。然后阻止这一切。

特别调查科今天也在忙碌着。
退役的卫宫切嗣变成了可能杀死爱丽的凶手。虽然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碍于夫妻两个的社交圈有限,自那件事之后,两人的仇家也几乎都死掉了,唯一看起来有动机的只有那之后性情大变的卫宫切嗣。
尽管卫宫切嗣那之后变得性情古怪,但大家也依旧不太愿意相信这个结果。在负责这个案子的这些人中,不少人还记得那件事之前,切嗣像个蠢爸爸一样打开钱包内侧,把心爱的女儿相片指给他们看的笑容。
直到那件事。所有人忌讳着,闭口不谈的内件事。
犯人杀死了伊利雅。并非是无意的,而是有意的针对警官的报仇。犯人给予了卫宫切嗣一个选择。
【你女儿的性命,和其他三十个孩子的性命,选哪个?】
指着他女儿的枪口,和潜伏在校车上的炸弹。调查科没来得及排除校车的炸弹。
在绝望的倒数中,卫宫切嗣选择了三十人。
他女儿的血飞出来。像是春天一起去看的夹竹桃一样鲜艳。
那之后,卫宫切嗣变得冷冰冰。虽然【调查科的枪口】之前就信奉着生命的天平,但这之后显然是更加严重了。切嗣日以夜继的工作,爱丽看着他憔悴的面容,最终只是给他泡了杯咖啡。
那之后,卫宫切嗣的仇人们进了监狱。全都是无期。鉴于调查科的特殊性,他们所针对的范围也包括某些因精神疾病而免于拘留的家伙们,这些人往往都死掉了。
说不怀疑卫宫切嗣是绝不可能的。
但他干的太过漂亮。什么证据都没有。
上头调查了两天。然后确认找不出什么,怀着某种敬意和容忍,这件事成了永存的74号档案。
这件事,也成了所有人的禁语。
这话,是爱尔兰的猛犬和新来的archer讲的。
对方对他的代号充耳不闻,一边介绍了自己是lancer,调查科里负责情报处理的人。真名是库丘林,然后追问着新来同事的真名。
“名字不过是代号。如果非要有个称呼的话,就叫我emiya好了。”
“你和卫宫切嗣是什么关系?”
该说不愧是情报处理吗,对细节的注意令人钦佩。
“只是恰好发音相近罢了。”
对方盯了他一会。
“archer,是负责测写的家伙吧。请多指教了。”
他点点头,然后以负责人的身份带走了关于卫宫切嗣的所有资料。
他是煞费苦心的和凛申请来到上司父亲所管理的总部处理这件事。只是为了卫宫切嗣。
现在,轮到我来救你了,切嗣。